文章

人生,怎麼那麼多苦難!

人生,苦難,災難,痛苦,苦命

關於受苦,人們會有兩種類型的問題。第一類較普遍,許多人都會問說:如果上帝是美善的,為什麼祂允許這麼多苦難發生呢?換句話說,人們在問「為什麼祂要任由這個世界搞得一團糟?」 第二類的問題就複雜多了,通常是因為跟個人切身受苦的經驗有關。

一般性的苦難
首先有一個重點必須澄清的是:上帝並不喜歡苦難。祂不是上古宗教裡那些要求人們修煉苦行的神祉之一。相反地,祂以一種超越人所能完全明白的熱切的愛來愛著人類,而祂極度不願意看到我們受苦。事實上,在上帝一開始所創造的世界裡,本來是沒有苦難的,在未來的天堂裡自然也沒有它的份。那究竟為什麼上帝後來卻允許苦難發生呢?

世上一切的痛苦與邪惡,反應的是我們人類自己的內心,而不是從上帝來的。當上帝創造世界,把人類安放在其中時,祂並不沒有把我們造成像個機器人或是小玩偶。不像它們,我們是有自由意志去做任何選擇的。就像是青少年的父母若是把孩子鎖在個小房間裡,的確就可以保護他的人身安全;同樣地,上帝也可以使我們安全無慮,只要我們甘心以犧牲個人的自由意志為代價。只是,這樣的人生你還會想要嗎?很不幸的是,身為人類,我們使用了我們的自由意志去拒絕造物主美好的安排,並選擇了一個遠離祂的生活。

苦難正是人類擁有自由的結果;世上一切的痛苦與邪惡,反應的是我們人類自己的內心,而不是從上帝來的。我們可以選擇去愛惜、保護、肯定、鼓勵、建造、珍惜和創造;同樣地,我們也可以選擇去剝削開發中的國家、丟棄致癌物到大氣層、在地震區建造高樓大廈、去虐待、傷害、去欺騙背信、去辱罵爭吵和毀壞。人類內心的衝突甚至在學校操場就可以顯而易見。

起初上帝創造萬物都是美好的。但是,人以個人的自由意志企圖強行取代上帝的地位同時破壞了那美好的一切。然而上帝是渴望拯救任何願意與祂建立起關係的人。對於將要回到上帝懷抱的人們而言,苦難都只是暫時的,因為上帝已經預備了一個新世界,一個不再有痛苦與死亡的地方。不過我們依然有做選擇的權利。當世界末日上帝再來時,祂要以公義審判一切,到時我們所有選擇的對錯也就有了答案。我們是願意選擇回到上帝面前,活在祂的旨意中,還是選擇拒絕祂和祂所提供的方向呢?

個人的苦難
擁有刻苦銘心傷痛的人們,對於苦難所發出的疑問,常是更明確與直接的。一堆與個人經驗無關的想法是不太可能解決那些極度痛苦又複雜的問題。但是以下有一些想法,可能會對正在經歷苦難的人有些許幫助。

當我們正面臨苦難時,我們都會問「為什麼會這樣?」 這是很自然的反應,但通常能得到的答案卻有限,因為現實世界裡的因果關係是極度複雜的。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我們得聲明,那就是在耶穌的時代裡,人們認為所有的苦難都是上帝給予罪人或犯罪家庭的懲罰。但耶穌卻明快地否決了這個想法。

雖然我們還無法確知在每個特殊情況中,個人蒙受苦難的原因,但耶穌的榜樣明確地告訴我們:我們千萬不要認為當我們在受苦受難時,是上帝減少了對我們的愛。從聖經裡,我們可以看到上帝常常給予那些寡婦孤兒和外族的人特別的幫助。上帝熱切的關心那些破碎和受傷的人。

另一個要聲明的重點是:上帝極為真實地了解我們所受的一切痛苦,並且能夠感同身受。耶穌是神卻變成人,他披戴上了人的肉身和各樣的有限,進入這個苦難世界。祂並沒有得到熱烈的歡迎。反而誕生在窮困缺乏中;出生在飼養動物的地方,馬槽則是他第一張床。當他還是個嬰孩時,他們全家人就必須為了躲避國王的追殺而遠離家鄉。

他大半生平的時間是位默默無名的木匠。家族的人誤會他、家鄉的人也棄絕他,他還被他的朋友背叛欺騙。耶穌過著犧牲奉獻的生活去愛人和服事人。他的傳道生涯結束的又快又突兀,因為他被誣告,並被當成一般的罪犯處決,使用的還是人類發明最殘忍痛苦的行刑方式之一。上帝,對於苦難可是一點都不陌生的。

因為上帝愛我們,祂渴望在苦難中與我們相遇。倘若我們願意因所發生的苦難,而轉向祂來傾訴個人心中的痛苦。那麼,即使當我們現實中的疼痛並沒有減緩,我們仍然能從祂那裡得到安慰、新的觀點還有心靈的滋養。沒有人會主動去尋求苦難,但如果我們願意的話,我們往往可以從受苦的經驗中學習並鍛鍊我們品格。

上帝以極為奧妙的方式在世界歷史中運行並成就祂的心意,有時候我們也許可以窺知其中一二,不過大部份時候我們是不明白的。但若我們願意與祂同行,祂可以使那些我們所承受的痛苦,被賦予極大的意義與尊嚴。

上帝愛我們,祂渴望在苦難中與我們相遇。不論我們了不了解上帝如何運行祂的旨意。然而,即使在最晦暗的情況下,祂都可以帶來極度永恆有意義的價值。因此,我們就不再被虛空,無意義又致命的痛苦所挾制。藉由祂兒子死在十字架上,上帝已經為這個世界提供了赦免:痛苦、拒絕、傷害還有死亡被愛、和好、復活與生命所取代。

最後,對於那些回應上帝之愛與赦免的人,上帝給他們確實的盼望:死亡過後,迎接他們的將會是一個不再有患難、痛苦的永恆生命。如果我們擁有的不過就是這一輩子,那麼當中的苦難的確是令人難以忍受。然而,如果我們知道自己將來會有一個嶄新又不會毀壞的身體,並且會居住在神完全之愛的國度裡,那麼我們就會有新的觀點來看待現今的生命。對於將要回到上帝懷抱裡的人們,上帝為他們預備了一個世人無法想像的榮美未來。而這正是聖經最後一卷書所記錄天堂的景象。

「我又看見一個新天新地;因為先前的天地已經過去了,… 我聽見有大聲音從寶座出來說:看哪,上帝的居所在人間。祂要與人同住,他們要作祂的子民。上帝要親自與他們同在,作他們的神。上帝要擦去他們一切的眼淚;不再有死亡,也不再有悲哀、哭號、疼痛,因為以前的事都過去了。坐寶座的說:看哪,我將一切都更新了!」

希望人生

因著一個特別的理由,一位原本生活在愛滋病病毒和血友病的陰影裡的學生,卻生活在盼望中……不管生命看似如何愚弄你,你依然可以懷抱盼望-一個大學生的真人真事。

Steve Sawyer一個真實的故事…… 在小學患上血友病的史蒂夫,因為接受了未經檢驗的血液輸送而感染了愛滋病病毒和C型肝炎。數年以後,在他19歲那年,清楚知道自己的死期即將來臨,史蒂夫利用他剩餘的年日去到上百個大學校園,與學生分享他如何學習到,即使在可怕的困境中仍然可以擁有平安和盼望。成千上萬聽過史蒂夫分享的學生會告訴你,他那關於盼望和神的愛的真實故事,怎樣永遠地改變了他們的生命。以下是史蒂夫在加利福尼亞大學Santa Barbara分校的其中一篇修改過的演講稿。

沿著緬因州的海岸, 有一艘軍艦在濃霧中航行。當晚,一位海軍軍官學校的學員,看到不遠處有一盞固定的燈光便立即聯絡他的隊長。「在我們前頭的不遠處有一燈光,你要我做什麼?」隊長告訴他向對方傳達一個信號,命令它更換航線。收到的回應是「不,請你改變你的航線。」隊長再次指示學員命令接近的船隻即刻改換他們的方向。他們再次的回答道,「不,請你改變你的航線。」於是,他們作了最後一次的嘗試,軍艦上的學員打信號給對方說,「這是美國海軍戰艦隊長,你需要即刻改變航線。」回答是「不,你改變你的航線,這是燈塔。」

這個故事說明我們人在處理疼痛和受苦時的傾向。我們常常盼望圍繞在我們周圍的困境改變航線,而不是改變自己來適應周圍的情況。在這事上,我的生命就是一個美好的例子。

與愛滋病病毒一起生活:初期
我一生下就有血友病,一種血液不正常的病症,使得我的骨頭和關節毫無理由地膨脹。用來治療血友病的方法,是匯聚血庫中的血液裡所含有的一種蛋白質,注入體內。大約在1980和1983年間,在我固定會使用的血庫裡,有一位捐獻者感染了愛滋病病毒。結果,我從那個血庫裡所獲得的藥物處理都感染了愛滋病病毒。過後我也因同樣的方式感染了C型肝炎。

事實上,一直到數年以後當我在高二時,我才獲得通知說我感染了愛滋病病毒。 一開始,我的反應就像許多人面對一些無法處理的問題時會有的反應一般。我簡單的否認這個事實,並且嘗試假裝它根本不存在。愛滋病病毒的傷害不像血友病。患血友病的人,當你的關節和肌肉腫脹的時候,是非常非常的疼痛。但愛滋病卻沒有外在的症狀。你實在很難留意到它,所以要假裝它不存在,其實是很容易的。這也是我父母親處理的方式。而且,他們還說,「你看來很好,還行,所以你應該是沒有什麼問題的。」

與愛滋病病毒一起生活:否認
這樣的否認在聖杯傳奇 (Monty Python’s In Search of the Holy Grail) 這部電影裡有個很棒的例子。在其中一幕裡,正當亞瑟王快步穿越森林時,他碰到一個戴著黑色盔甲的武士,這武士阻擋了他的去路,亞瑟王發覺除非他能在這場戰鬥中戰勝黑武士,否則就無法前進。爭戰既然是勢在必行,於是亞瑟王設法切斷了黑武士的手臂。當他把劍收回,並向對方鞠了躬,開始步行時。黑武士卻說,「且慢!」亞瑟王說,「我已經切斷了你的手臂!」武士看著他說,「不,你沒有!」亞瑟王看著地上說「你的手臂就在那裡!」 但武士說,「這只是一點皮肉傷。」 為了能夠通過,亞瑟王知道他必須使這傢伙嚴重受挫。所以這場戰爭繼續,他嚴重的傷害了這武士身上所有的肢體,直到武士身上存留的只有他的頭和一些殘肢末骸。當亞瑟王再度快步走過時,你還能聽到在他背後黑武士的喊叫聲,「回來!你這懦夫,我會把你的膝蓋咬斷!」

Steve Sawyer是的,不需要說,那個武士陷入了否認當中,他無法面對自己戰敗的事實,在否認這種事上,這雖然是一個幽默的例子,但它的危險程度卻是極為真實的。如果我繼續否認我感染到愛滋病病毒的事實,我可能在對傷到一點小手指等事上不會採取正確的防範措施。更因此嚴重的傷害到他人,甚至把別人給害死。但對於你個人來說,去否認一些這樣的東西也是非常危險和傷痛的。當你長期的把某些事物壓抑下來,並且假裝它不在那裡,它是會累積起來的。並且至終,它會爆炸。

 

與愛滋病病毒一起生活:否認的無益
大約有三年的時間,我否認我是愛滋病病毒帶原者。可是高中最後一年時,我病得很重,開始呈現愛滋病會有的一些症狀。T 細胞就是和傳染病作抗爭的白血球,在你體內的T細胞數量會告訴你,你是否為愛滋病陽性反應者。當你的T細胞下降到低於兩百時,你就會被確認是愛滋病患者。當時,我的 T 細胞計數在 213 並且持續下降。我病得非常非常的重而且很蒼白。我無法拿住食物,也無法再假裝我的愛滋病不存在的。

否認不再是可行之計,我必需尋找一個新的方法來處理我所經歷過的一切。第一件我所做的,就是責怪他人。我以為如果有人走過來對我說,「史蒂夫,這是我的錯,非常的對不起。」我會感到舒服一些。 所以在一開始時,我決定責怪整個同性戀群體。逃避是容易的,但當我思想過後,我發覺因為我的問題而去責怪一整群的人是很愚蠢的。最後,我決定責怪神。其實,當時我並不真的相信上帝,但我猜想如果有人在掌管這整個情況,那應該就是祂了,於是祂就成了我責怪的對象。

與愛滋病病毒一起生活:生氣
當你可以將所有累積的傷痛,矛頭指向一個特定的方向時,它會轉變成一股怒氣,最後演變成暴怒。於是,我開始以發怒來回應我所碰到的一切問題。任何時候,如果有人對我說了一些令人懊惱的話,我的怒氣就會向他們爆發。我會做出捶打牆壁、破壞我的房間,諸如此類的事。

但我發覺生氣會讓人思想模糊,並且使你不能理性的做事。更糟的是,在過程中你會傷害到那些愛你的人。更好的一種處理傷痛的方式其實是哭泣,因為它不會傷害到任何人並且你會感覺非常的舒服。

有一次,我已經到了一個頂點,那時我正在我的房間裡。我病得非常嚴重並且體重下降到非常驚人的地步。我尖叫,咒罵上帝,在我的房間裡捶打牆壁。我的父親走進來,他在我背後把門關上。我父親是個脫離酒精捆綁的人,透過AA(一種戒酒的課程)他學習到有一個「更高的能力」,他認識了上帝。我父親看著我說「史蒂夫,你知道,我幫不了你,你的醫生幫不了你,你媽媽幫不了你,你自己也幫不了你自己。唯一一位現在能夠幫助你的就是上帝。」然後他走出房間並且把門關上。

與愛滋病病毒一起生活:尋找釋放
當時,我才剛剛咒罵了上帝一番,那似乎不是一個向他請求什麼的好時機。但,我沒有其他選擇。我跪下向神祈求,帶著眼淚我說,「好吧,神。如果你真的在那裡,請你幫幫我,我也會報答你的。」在極短的時間裡,我重獲我所有的體重。我的T細胞升到差不多365,可以算是相當不錯的。我覺得挺好的。我真的感覺挺好的……但也就這樣了。而我想,「好吧,感謝祢。謝謝你的幫忙,再見囉。」

我畢業了,並且在我大一前的那個夏天,參加了大學的入學考試。在那個校園裡,我遇見了我未來的室友。那時我剛考完試,就在考場外,我看見一個個子高高瘦瘦的金髮男孩。他說,「嗨,你看來還蠻正常的,要不要做我的室友啊?」而我心裡卻在想,嗯……不過你看起來倒不是那麼正常,不過……「也可以啦。」就這樣,我們成為室友,其實我們後來成為了彼此最好的朋友。我發現我的室友是個基督徒。那時我腦海裡對於基督徒是怎樣的,有這樣的一幅圖畫:對我來說,他們都是一付假冒偽善、好好先生/小姐或習慣譴責別人的人。這就是我對所有的基督徒的印象。但,我的室友卻不一樣。

他有失語症的(誦讀困難)問題。但我發現,當他在學習過程中到達一個讓他很煩躁的點時――就是我會去撞牆和破壞東西的那種程度時―― 他,卻是停止,閉上眼睛做一個禱告,深呼吸然後回去繼續學習。那給我留下深刻印象。我心想,「你怎麼能不破壞一些東西?你必須破壞一些東西!」我很驚奇他能做到這樣。

我的室友邀請我和他去 Daytona 的海灘一起過春假。在那裡的海灘上,我的朋友會和靠近我們的男孩說話。開始時,我們談論一些共同的、普通的話題。過後,我的朋友決定進入一些更深層、嚴肅的議題,但我卻並不想繼續談下去。我已經有過太多掙扎了。清楚的意識到自己這麼年輕就要離開這個世界,是痛苦的。而我實在不想在沙灘上跟一些陌生人談關於這類的東西,因此我開始漸漸地淡出那段談話。他們繼續聊,最後終於談到一個地步,就是我的朋友嘗試解釋他以一個基督徒的身份是怎樣想的。我一直以為自己對他們(基督徒)是怎樣的人,有些清楚的瞭解。但事實上,我並不真正知道他們的信仰和想法是什麼。所以,我側耳聽了聽他所說的。

與愛滋病病毒一起生活:神提供了些什麼
我不曉得我能不能解釋的和他一樣清楚。但大致上,他說了這樣的話:「很顯然的,我是相信上帝的,而我相信神創造我們是要我們和祂有美好的關係。但是我們卻不想與他有這樣的關係,所以我們選擇把祂推開。把神推開,這是一種背逆的行為――不管是積極的反抗祂或被動的忽視祂――聖經說,這就是所謂的罪。 我們被創造,本來的目的是為了要與上帝有美好的關係的..我個人並不喜歡這個『罪』字。所以對我而言,我就把它等同於『把神推開』。因著我們這樣做,也因為我們被創造本來的目的是為了要與祂有美好的關係,所以這樣的動作便會帶來刑罰。我們背逆的刑罰,就是死亡。我們的靈死去,意思就是指我們與神分開。」我心想,「喔,那真是個令人興奮的說法啊!」

於是我說,「但神愛我們。」而他說,「可是神也是公義的。沒有公平公義的愛,其實是沒有意義的。」對我而言,那個說法說不通,我還是搞不懂。所以他繼續解釋說,「好吧,想像在這世上你最重視的人,是你能夠馬上把生命獻給他的這樣一個人。再想像你把這人推開,而且很久都不再見他。然後有一天你在五十碼外看到這人,你向著他跑去並對他張開雙手,但他卻阻止你,並說:『不,你記得嗎?當初,是你把我推開的。』現在想像你把神―這份宇宙間最偉大的愛-推開了。」

然後我想,「喔,這聽來不妙。」他說,「是的,不過這還沒結束。很幸運地,因為神極為愛我們和關心我們,他決定為我們償還我們的刑罰。他差派他的兒子,耶穌,死在十字架上。也因著耶穌(道成肉身的神)無罪的生命,他可以為某人償還刑罰。他還清了我們的罪債。」

「三天後,耶穌從死裡復活。他戰勝了靈裡的死亡並把永生賜給我們。現在我們不會就這麼死去,卻能繼續和宇宙裡最偉大的愛,一起共度永恆。」

我說「哇……」「不過,很重要的一點是,雖然祂提供了這個機會並償還了我們的刑罰,如果你不接受他所給予的……嗯,那就看你自己了。」那時,我還是有點搞不太清楚,很幸運的是,另外那個男孩也是。於是我的朋友說,「好,想像你自己從這兒沿路開車,你以每公里90的速度飛快的前進著,而限速只有35。你沿著馬路飛駛,有一個員警攔住你並開給你一張罰單。要還清罰單,隔天你必需去到法庭。當你去到法院時,你看到法官竟然是你的父親。 你想,嘿,那是我老爸吔。你父親看著你說,『史蒂芬,你有沒有違法?』你說,『有的。』而他說,『好,罰款一萬五千元或兩天在牢房裡。』他用小木槌敲了案桌,案子就這樣判定了。

「現在,因著他的公正和公平,他必須通過判決。然後他走下法官的長凳,脫下他的袍,從他背後的口袋裡拿了一萬五千元給你。因為他愛你,他願意為你償還刑罰。但你必需接受他的付出。他拿著足以償還你的債務的款項站在那裡說,『拿去吧。』當然,你也可以對神這樣說,『不,我只不過是在永恆裡不能與你在一起罷了。』所以我說,這是一個你必需自己做出的選擇。」

我的朋友說,我們可以透過禱告來接受耶穌為我們付上的代價。他說,「你只要簡單地接受神的付出。這一切都是藉著神的恩典得來的。你並不需要做任何事來賺取這恩典。這是神給予人的禮物。」在這之前,我從未聽過關於恩典的種種。他說,「這份禮物你必需憑信心透過禱告來得到。」我的朋友提議和那位男孩一起禱告。而當他出聲禱告時,我也默默的一起做了那個禱告。

與愛滋病病毒一起生活: 對付害怕
從那刻開始,我對生命有了一個全新的觀點。每晚我上床時,我不會再憂慮明天我是否還活著。我不再懼怕死亡,因為死亡不再代表一切將在一片黑暗當中結束。現在,當我進入死亡,我將會在永恆裡,並與那位對世界懷著最深切的愛的上帝永遠在一起。這是何等的自由。

我的父母親也接受了這份恩典。就如同我向神祈求一樣,他們也做了同樣的禱告。而他們的生命也因此有了一個完全新的觀點。想到他們願意讓我遠行,本身就是件奇妙的事,特別是當他們知道我大約只剩下六個月的壽命時。你可以想像對他們來說,只能眼巴巴的站在那裡,看著他們的兒子在他們面前死去,這是何等困難的事。他們什麼也不能做。但現在唯一能叫他們有勇氣面對並且使我有力量接受這事實的原因是,我們都有基督在我們的生命裡。

Steve Sawyer與愛滋病病毒一起生活: 認識神
我可以給你一個接受神為你償付罪債的機會嗎?如果你有治療愛滋病的秘方,我很肯定你會願意把它給我。我知道如何去到永恆,因為這是從神而來的恩賜,所以我嘗試把它介紹給你。如果你正經歷一些你自己無法處理的事物――若你感到全世界的人都反對你並在你的背後刺傷你,而你需要有人扶你一把,那麼我邀請你現在就與我做這個禱告。這不是某種神秘的咒語,也無須一個很大的情感上的經歷或想法,而是開始一份與神的關係。就如同任何其他的關係一樣,它是需要時間,需要努力的。但我勸你:如果你真的覺得你需要這個,不要放過這個機會,這完全是免費的。

所以我要做一個禱告。禱告的重點與閉上眼睛或低著頭或交迭著手喊著「哈利路亞!」並沒有什麼關係。重要的是你心中的態度。這是向神說,「神啊!我違背了你,我已經把你推開,但我願意回來接受你為我付上的代價。」如果你覺得你需要這個,請現在就做這個禱告。「主耶穌,我需要你,我感謝你為我的罪而死在十字架上。我祈求你進入我的生命並使我成為你所喜悅的人。阿門。」

如果你剛剛真誠的做了這個禱告,你已經開始了一個你從來沒有過的一個最偉大的關係――一個與神的關係。而這段關係並不僅止於一個禱告。與神的關係是一個歷程。這意味著每天信靠神,嘗試去做一些,不一定是你會想要做或感覺很好的事,而是神要你做的事。已經有人告訴我,「基督教在你身上行得通,這很好。但其他宗教在別人身上就行不通嗎?」這是個很好的問題。我相信神只給我們一個方法來到他面前――就是透過耶穌死在十字架上――雖然在其他宗教裡有真理的元素。他們多半是一些道德性的法則,像是「一天做這個七次,它們將使你接近神。」但如果你嘗試透過為神工作來接近祂,到底你要做多少工作才足夠呢?你怎麼知道自己是否已經到達了那個點?

我想這就是基督教找到真理的地方:在神所賜的恩典中。認知到我們雖然不可能達到像神那樣的完全,我們卻可以倚靠祂的赦免。我們的目標是要行在祂的旨意當中,即便我們仍然常常會搞砸。雖然犯錯,但你要繼續前進,你繼續嘗試做到好,並信靠神的恩典。你禱告,你閱讀聖經,你去找出神對你的期待是什麼。有一天你會到達完全的平安。這或許得等到你真的回到天上以後,但到了那兒,你所擁有的平安卻是直到永遠的。

如果你正在面對愛滋病,血友病,或C型肝炎像史蒂夫一樣,又或者你正面對生命中一些其他的問題――而你想看看另一種有關史蒂夫所分享的內容的說法,請看「親自認識耶穌
………………………………………………………………………………………………………………………………………….

………………………………………………………………………………………………………………………………………….
*史蒂夫 (Steve Sawyer) 在 1999 年 3 月 13 日死於C型肝炎肝臟衰竭。願他真實的故事鼓勵你接受耶穌,就如史蒂夫已接受祂一樣。在史蒂夫生命的最後幾天,他說他想「多向一個校園分享。」為什麼?「如果我必須得到這致我於死地的疾病,就算只是為了多讓一個人瞭解他也可以與耶穌建立關係,那麼,這就是值得的。從永恆的觀點來看,這才是最重要的。」

我們透過接受耶穌,便可以擁有永生。我們不是藉著個人的行善去到天堂,因為永生是一個給那些相信耶穌的人的一份禮物。

聖經上說……

  • 「神愛世人,甚至將他的獨生子賜給他們,叫一切信他的,不至滅亡,反得永生。」(約翰福音3章16節)
  • 「我們都如羊走迷;各人偏行己路;耶和華使我們眾人的罪孽都歸在他身上。」(以賽亞書53章6節)
  • 「我實實在在地告訴你們,那聽我話、又信差我來者的,就有永生;不至於定罪,是已經出死入生了。」(約翰福音5章24節)
  • 「死啊!你得勝的權勢在那裡?死啊!你的毒鉤在那裡?」(哥林多前書15章55節)
  • 「這見證就是神賜給我們永生;這永生也是在他兒子裡面。人有了神的兒子就有生命,沒有神的兒子就沒有生命。我將這些話寫給你們信奉神兒子之名的人,要叫你們知道自己有永生。」(約翰一書5章11-13節)

攝影:Guy Gerrard and Tom Mills © Worldwide Challenge

失落的世界

這麼多苦難的世界怎麼可能是由一位慈愛、美善的上帝所創造?這篇文章試著將苦難放在上帝創造的脈絡中

林韡承 著

與「美好」天差地遠
著名英國生物學家與生態紀錄片拍攝者艾登伯祿爵士 (Sir David Attenborough) 曾說,每當有人向他提起造物的奇妙時,他總是回答:「我想起東非一個小孩—他眼球裡正有小蟲子在那邊鑽著。這樣的蟲子無法以其他方式生存,就只能在眼球中鑽洞。這事實與一位超然、美善的造物者實在是天差地遠。」[1]

艾登伯祿所說的蟲子可能是一種被稱為Loa loa filaria的線蟲,寄生在人體內,造成紅腫與極度的疼痛。面對這般的生物—更甚者,如果我們與這位小病童面對面坐著,聽他訴說自己的痛楚—要讚嘆造物之美似乎是違反理智的事!

不只是Loa loa filaria線蟲所造成的痛苦,舉凡各樣的天災—地震、海嘯、饑荒、瘟疫……都讓我們很難想像這些事出自一位「美善的上帝」之手。姑且不管這些「大規模」的苦難,當我們把範圍縮小,任何一位生病的親人,常都讓我們懷疑上帝到底存不存在,或是質疑這位上帝根本不是基督徒口中那位慈愛的神。

達爾文也曾面臨這樣的情況。

達爾文的苦楚
許多人想到達爾文,會想到他是提出物競天擇的「現代生物學之父」。大部分學者都同意,是達爾文的《物種起源》促使演化論廣泛為科學界接受;有些人也說,達爾文最大的貢獻,是替世界上眾多的「被造物」找到一位「創造者」—不需要「設計者」就能生出「看似被設計的樣貌」[2]

達爾文其實原本並不反對「大自然中的創造」;他從小就跟著家人去教會,後來也在劍橋大學攻讀神學。然而,使得達爾文放棄相信神的,不是他對於演化論的研究,而是他對於苦難的經歷。

達爾文的長女名叫安妮 (Anne “Annie” Darwin),是達爾文所有兒女中,他最喜愛的一位。她比起其他的小孩似乎更愛父親,會梳梳爸爸的頭髮,幫達爾文把身上穿的衣服理整齊。[3]然而,安妮九歲的時候胃部突然開始患病,就如同達爾文常犯的毛病一樣。安妮的情況卻更嚴重、更頻繁、持續更久,發燒也燒得更厲害。達爾文企盼水療能夠幫助安妮,於是帶著女兒到伍斯特郡的溫泉鎮休養。

雖是這樣,安妮的病情一點也沒有好轉。她的生命漸逝、進入昏迷狀態,隨即一去不復返的離開充滿傷悲而哭號的父親。達爾文後來寫道,「我們失去一家的快樂泉源、我們老年的希冀與安慰……噢,但願她能知道我們從以前到現在—甚至直到未來,是如何深愛著她那充滿喜悅的臉龐。」[4]

安妮的死亡以及她生前的掙扎,對達爾文—或任何一位父母來說,無疑都是件極其痛苦的事。若真有神,祂怎麼可能允許這種事!事實上,後來達爾文也寫道,「對我來說,世界上太多苦難了。我無法說服我自己說,一位美善又全能的上帝會設計出姬蜂,這種寄生在活體毛蟲體內的昆蟲,或是設計貓在捉老鼠時會玩弄垂死的獵物。」[5]

安妮的苦難、鑽在人眼球裡的線蟲、捉老鼠的貓……對一般的正常人來說,要把這些跟一位美善的神連結在一起,實在是很困難的事!如果說神是美好、善良的,卻又創造出這些可怖的事物,這樣的神真的是變態的神!也無怪乎大家會得出幾種結論:(1) 神根本不存在,萬有是隨機出現的結果,是演化的產物(不過,演化論也會遇到一些問題);(2)神存在,但根本不是美善,而是變態的;(3) 神存在,但無能為力阻止這些事情發生。

墮落的世界
不過,在這三種情況之外,面對這一切的苦難—這「腥牙血爪」的世界[6]—我們其實還有一個選項:這世界是個墮落的世界。神最初的創造是美好的,後來卻因為人的問題而敗壞。

怎麼說呢?我們得回到世界的最開始:聖經中描述神「看著一切所造的都甚好。」[7]然而,在這個一切都甚好的世界中,人卻想要自己作主,不再聽從神。

「管那麼多做什麼?又不是色情雜誌,看泳裝雜誌不會怎樣啦!」「你叫我愛人如己?你沒看到他是怎麼傷害我的呀?我嗆回去哪裡不對了?」「拜託,這一切不是我自己拼死拼活賺來的嗎?哪扯的上要感謝『上帝的恩典』呀?」「女人的身體是她自己的,她有權決定自己子宮裡的東西!」「我跟他實在合不來……當初結婚真的是看走了眼。什麼?婚約的神聖?別開玩笑好不好?」「這世界上沒有神,人是靠自己的;沒有神,沒有祂定下來的規矩!」

然而人自己作主的結果,人的肉體就真的成了他的主。從此人被他的慾望主宰,成為自我滿足的囚犯。或許你想想自己的情況,你會發現,我們的肉體—我們個人的喜好、慾望、感覺—真的是我們的主。

「既然人認為不必承認上帝,上帝就任憑他們存著敗壞的心,做那些不該做的事。他們充滿著各樣的不義、邪惡、貪婪、毒行;也充滿著嫉妒、凶殺、爭鬥、詭詐,和陰謀。他們造謠,彼此毀謗。他們憎恨上帝,互相侮辱,傲慢,自誇,惹是生非,不孝順父母,喪盡天良,言而無信,沒有愛心,沒有同情心。」[8]就連那些「無辜」的人,也是慘遭這些事的後果。窮苦的人被壓榨,成千上萬的兒童因為戰爭無家可歸,家庭破碎,幼年兒童遭到性侵害……

不只是「人」發生了問題;當人違背神的時候,自然界也遭受了咒詛。聖經上屢次記載,人做這些駭人聽聞的事的同時,「地就玷污了」[9]。事實上,人第一次違背神的時候,上帝就宣判,「土地要因你違背命令而受詛咒。你要終生辛勞才能生產足夠的糧食。土地要長出荊棘雜草。」[10]

人的墮落也一併影響了萬物。神撤去祂超自然的保護,使得地震、洪水、乾旱……這些災難、苦楚都出現了。原本神看為好的事也改變了—動物間開始弱肉強食,原本無害的細菌成為致病、致命的……我們所看到一切不美好的事,縱使和我們個人無關,卻也都是人背離神的結果。

人想要自己定下行事的標準,自己說什麼可以做、什麼不能做。人說,我的生命是我自己的,我要自己管裡;我要做我自己生命的主—我要成為我自己的神。但用被造的取代創造者,用被賦予生命氣息的取代賜下生命氣息的,結果就是死亡。

一個王國的故事
有人講了這麼一個故事:有一個人居住在某個國家裡。這個國家的國王英明正直,他頒布的法律也是寫得清清楚楚的。但是這個人卻以為這些法律規條是個枷鎖,限制人的自由。於是他帶領一群人革命,想要建立一個沒有律法、人人可以暢所欲為的無政府國家。這個革命沒有成功;國王沒有把這個人處死,卻將他驅逐出境。他被放逐到國家疆界之外,也確實得到他的「自由」。但那裡是不毛之地,充滿兇猛的野獸、打劫的土匪,散布著瘟疫。這個帶頭作亂的人後來就在那裏結婚生子。

對於他的後代,原本的國王有義務保護、養育嗎?依照現在世界上的規矩,如果有人因為犯法而被驅逐出境,那個國家從此就不必照顧、保護他們了。我想大部分的人都能同意。然而這位國王卻靜靜的等待最佳的時機來臨,差遣自己最信賴的將軍進行秘密軍事行動,進攻那個蠻荒之地,拯救先前被驅逐的人們。如今,國王光明的國度已經悄悄擴展,逐漸征服那失序、混亂、人人據地為王的番邦。國王這麼作,為要讓人不必再恐懼盜賊與野獸,而能夠享受自由的生活。

雖然如此,生活在蠻荒之地的人仍然不時受到強盜的侵襲。他們發現,自己其實根本不可能得到原本想要的自由—不選擇國王所頒布的法律,唯一的選擇就是另一條律法:被生物本能主宰。除了強盜襲擊,手無寸鐵的人被野獸刁去也是時有所聞,因為患瘟疫而受苦、死亡的消息也時常傳出。然而,街坊鄰里間人們不時相互小聲低語的消息,是這片荒土上又有哪一塊被國王的軍隊收復了。「將軍又得勝了,」他們傳說著,心中殷切的期盼哪一天他們也能脫離這蠻族的挾制。

早期教會領袖保羅在聖經中描繪出以上的畫面。他說,「罪是從一人入了世界,死又是從罪來的;於是死就臨到眾人,因為眾人都犯了罪。……死就作了王,連那些不與亞當犯一樣罪過的,也在他的權下。」[11]雖然我們現在的情況是活在死亡的陰影之下,但情況不將永遠是這樣。納尼亞傳奇的作者魯益師 (C. S. Lewis)形容,上帝的國已經開始入侵這個被死亡與苦難統治的世界[12]。保羅進一步說明,耶穌要作王,並且要滅盡仇敵—『死亡』[13]

想像一下!從此就沒有死亡了!沒有死亡—連帶的沒有懼怕、沒有災難、沒有受苦!

因著希望……
或許有人會說,這一切太虛幻了,如神話、童話故事一般。為什麼不就接受這個世界沒有神,而物競天擇的法則就是這樣呢?且聽聽這個說法:如果沒有神,我們為什麼還會為世界的現況感到失望?如果神不存在,疼痛與苦難根本就不是個問題,因為世界原本就是這個樣子[14]!但正因為有神,因為祂原先美好的創造,所以我們才對美有感覺,所以我們才會積極的尋找一個更美的世界—我們是為著那更美好的世界被創造的。

然而,在現在的世界中,「我們知道一切受造之物一同歎息、勞苦」[15]。然而,那街市上的傳言是有根據的;魯益師在他的著作中繼續講到,這位將軍已經來到。聖經中這樣描述:這位得勝的君王已經來到世界上,「上帝藉著他創造世界,而世人竟不認識他。他來到自己的地方,自己的人卻不接受他。然而,凡接受他的,就是信他的人,他就賜給他們特權作上帝的兒女。」[16]

在一切的苦難、受苦、慘況中,上帝預備給相信他的人作他兒女的特權。「神要擦去他們一切的眼淚;不再有死亡,也不再有悲哀、哭號、疼痛,因為以前的事都過去了。」如果你也發覺,你是為著一個更美好的世界而被創造;如果你心裡愁苦於現在不斷崩毀、敗壞的世界,積極企盼那更美好的,好消息是那位君王已經宣告:「看哪,我將一切都更新了!」[17]

你願意認識這位君王,成為他的兒女,在這個墮落的世界中擁有真實的盼望嗎?有一個簡單的禱告是你可以跟神說的,他就會照著他的應許,讓你成為他的兒女,並且得到永遠的生命—沒有死亡、沒有悲哀、哭號、疼痛的遠永生命:親自認識耶穌

為什麼壞事會發生呢?

究竟為什麼壞事會發生在我身上

史黛西∙詹姆士 (Stacy James) 著

針對罪惡與苦難,人們常有個大哉問,那就是「為何上帝不阻止它發生呢!?」假如上帝真的是完全良善和能力無限的話,為甚麼祂不做點什麼呢? 閱讀更多

災難發生時,相信神有差嗎?

當懼怕、禍害、天災或悲傷來襲時,我們究竟可以在哪裡找到力量來面對它們呢?我們到底可以依靠上帝到什麼程度?

我們究竟能夠依靠神到怎樣的程度?祂是否真的值得我們完全的來信靠…無論是在危機當中,還是在平靜的時候。

災難、天災或悲傷來襲時:神在那裡?
神是宇宙的創造者,渴望我們來認識祂,這也說明我們為什麼今天會在這世上。祂期待我們依靠並經歷到祂的大能、愛、公義、聖潔與憐憫。因此,凡是願意的人,祂都會對他們說「來,到我這裡來。」

不像我們,神是知道明天、下禮拜、明年、下個世紀會發生什麼事情的。祂曾說「你們當紀念上古以前的事,因為我是神,再沒有別的神;我是神,沒有神像我。」[1]祂知道世界會發生什麼事情。更重要的是,祂知道你生命中會發生什麼事情。如果你選擇讓祂融入在你的生命中,祂會在那裡陪伴你。祂告訴我們,祂願意做我們的避難所,成為我們的力量,並且使我們在患難中隨時都能得到幫助。[2]但我們必須真誠地來尋求祂。祂也說「你們要尋找我,只要一心尋求,就必尋見。」[3]

這不是說那些認識神的人就總能避免掉苦難。不,他們不能。當恐怖襲擊帶來痛苦與死亡時,往往那些認識神的人也會身處當中。但是,神的同在會帶來平安與力量。耶穌基督其中一位跟隨者,在面臨迫害時,曾這樣說到:「我們雖然四面受壓,卻沒有被壓碎;心裡難受,卻不至絕望,受到迫害,卻沒有被遺棄;被打倒了,卻不至死亡。」[4]事實告訴我們,我們一樣會在生活中面對困難。可是,當我們信靠神來經歷這些苦難時,我們可以用不一樣的觀點和超越我們自身所擁有的力量去面對它們。

神的話語告訴我們「耶和華是善良的;在患難的時候,他作人的避難所;信靠他的人,他都認識。」[5]祂也說「凡是求告耶和華的,耶和華都要接近他們,就是那些真誠求告他的人。敬畏他的,他必成就他們的心願,也必聽他們的呼求,拯救他們。」[6]

耶穌基督以安慰的話語來告訴祂的跟隨者:「兩隻麻雀不是賣一個大錢嗎?但你們的天父若不許可,一隻也不會掉在地上。甚至你們的頭髮祂都一一數過了。所以不要怕,你們比許多麻雀貴重得多呢。」[7]若你真正悔改轉向神,祂所給你的保護及其方式是無人能及的。

災難、天災或悲傷來襲時:我們的自由意志
神創造人類,並給予他們作選擇的能力。這意味著我們不是被迫來與祂建立關係。祂容讓我們來拒絕祂,包括犯下其他罪惡行為。祂可以強迫我們去愛也可以迫使我們行為良善。但是,那樣我們與祂將會是怎樣的一個關係呢?我想,那根本談不上是一份關係,而是強迫出來的順服。然而,祂選擇給予我們人類,尊嚴和自由意志。

很多時候,我們會從內心深處哭喊…「神啊~祢為何讓這些事情發生呢?」

我們要神怎麼做?!我們是否要祂來支配人的行為?在涉及恐怖襲擊的案件中,神最可能接受的死亡人數是多少?!若神只允許100個人死亡,我們是否會覺得好過一點?我們是否寧願神只允許一個人死亡?但是,即使神單單只是去阻止一個人的死亡而已,那麼就不再有所謂的自由意志了。是人們自己選擇離棄神、違抗神,依靠自己的方式,並且對他人作出可怕的舉動。

災難、天災或悲傷來襲時:我們的世界
這個世界並不是一個安全的地方。某人可能會朝我們開槍,我們可能會被汽車撞倒。又或者因著恐怖份子的襲擊,我們被迫從高樓上跳下來。事實上,許多事情都可能發生在我們身上;就在地球,這個充滿困難的環境裡,在這裡,很多時候神的旨意根本就沒被遵循。

但是,神並不是沒能力掌管,還得要人來同情的。事實上,恰恰相反。我們很幸運地身處在祂的憐憫之下。就是這位神,僅僅藉著祂口裡所說的話,便能創造出一個佈滿星宿,廣闊美麗的宇宙[8];就是這位神,說祂「作王統治列國」。[9]祂更有著無限的力量與智慧。儘管面對我們所無法克服的難題,我們那位擁有奇妙大能的神提醒我們,「看哪!我是耶和華,是全人類的神;在我豈有難成的事嗎?」[10]不知何故,祂能夠既保有罪人的自由意志,同時還能使祂自己的旨意成全。神很清楚地說到「我不但說了,而且也要使我的話實現。」[11]若我們的生命信靠順服於祂,我們便可以獲得安慰。因為,「神抵擋驕傲的人,卻賜恩給謙卑的人。」[12]

災難、天災或悲傷來襲時:現在,神在那裡?
我們當中很多人-不,我們所有人-時常選擇推開神和祂的道。與他人相比,更不用說與某些暴力分子比較,我們可能會認為我們本身是配得尊敬,對人也友愛的。但在我們內心深處,若我們真實的去面對神,我們得帶著所有我們對罪的認識和意念一併來到祂面前。我們當中,一定有人有過因為意識到神有多明白我們內在的想法、行為和自我中心,而在禱告中途不自在地停頓下來的經驗。我們的確有…透過我們的生命和行為…來遠離神。很多時候,我們刻意地想活出沒有祂也可以過得很好的生活。聖經說「我們眾人都如羊走迷了路,各人偏行己路;耶和華卻把我們眾人的罪孽,都歸在他身上。」[13]

結果?我們的罪導致我們與神隔絕,並且這不單只影響今生而已。我們罪的刑罰就是死,換句話說,就是永遠與神隔絕。然而,神卻為我們提供了得到饒恕和認識祂的途徑。

得到內在力量的管道之一:透過神的愛
神來到世間拯救我們。「神愛世人,甚至把他的獨生子賜給他們,叫凡是相信他的人,不至於滅亡,反要得到永生。因為神差他的兒子到世上來,不是要定世人的罪,而是要使世人藉著他得救。」[14]

神瞭解我們在這世上所遭遇到的苦楚。耶穌離開了祂安全的家,進入到我們艱苦的生活環境中。耶穌也會疲累、經歷饑餓與口渴、他人的指控爭辯,並且被家人和朋友所排斥或背叛。但耶穌的經歷卻遠超過日常的艱難。耶穌,神的兒子,以人的形式出現,願意為我們背負所有的罪,並以死亡來為我們償還罪的刑罰。「主為我們捨命,這樣,我們就知道什麼是愛;我們也應當為弟兄捨命。」[15]祂經歷了一場極盡折磨和百般羞辱地死刑,最後則是在十字架上因窒息而死,只為了使我們可以得到寬恕。

耶穌預先告訴他人有關祂將在十字架上被釘死的事。祂也說明自己死後三天將會從死裡復活,來證明祂是神。祂沒有說,有一天祂會投胎轉世。祂說,埋葬後三天,祂將復活,並帶著肉體向那些看見祂被釘十字架的人顯現。在第三天,耶穌的墳墓被發現是空的,同時許多人作見證說看到祂還活著。

現在,祂要給予我們永生。這並不是靠我們自己的力量獲得的,而是神給我們的一份禮物。[16]若我們願意為著自己的罪,悔改轉向祂,並邀請基督進入我們的生命裡,我們就可以獲得這份禮物,就這麼簡單。「凡有神兒子的,就有生命;沒有神兒子的,就沒有生命。」[17]要知道,祂渴望進入我們的生命。

耶穌預先告訴他人有關祂將在十字架上被釘死的事。祂也說明自己死後三天將會從死裡復活,來證明祂是神。祂沒有說,有一天祂會投胎轉世。祂說,埋葬後三天,祂將復活,並帶著肉體向那些看見祂被釘十字架的人顯現。在第三天,耶穌的墳墓被發現是空的,同時許多人作見證說看到祂還活著。

得到內在力量的管道之二:透過神的計畫
那該怎麼看待天堂這個地方呢?聖經說明神「把永恆的意識放在人的心裡。」[18]那可能意味著,我們心裡其實知道,最理想的世界會是怎樣。我們所愛的人過世時,常令我們確信我們現在擁有的這個生命與這個世界有些問題。在我們心靈深處,我們曉得必定會有一個更美好的地方以供生活,可從糾結人心的困難與痛苦中得著釋放。神的確擁有一個更美好的地方要提供給我們。那將是一個完全不一樣的環境,在那裡,祂的旨意永遠成就。在那個時空中,祂要抹去人們一切的眼淚,不再有死亡,也不再有悲哀、哭號、痛苦。[19]同時上帝,藉著祂的靈,要居住在人的心裡,以致於他們將不再犯罪。[20]

暴力襲擊的事件固然足以使人毛骨悚然,但拒絕透過耶穌來擁有與神建立永恆的關係,其實更可怕。不單是因為不能得到永生,而是因為在此生中,沒有任何一份關係可以與認識神來相比。祂是我們生命的目的、我們心靈的安慰者、我們迷惘時的智慧、我們的力量與盼望。「你們要親自體驗,就知道耶和華是美善的;投靠他的人,都是有福的。」[21]

有一些人說,上帝不過是一根拐杖。有時候似乎是如此,但無可諱言的是,祂卻是唯一可靠的那股支撐力。

耶穌說,「我留下平安給你們,我把自己的平安賜給你們;我給你們的,不像世界所給的。你們心裡不要難過,也不要恐懼。」[22]祂將那些願意把生命依靠在自己身上的人比喻為把他們的生命建造在磐石之上。無論你的生命遭遇怎樣的危機,祂都可以讓你堅強起來。

得到內在力量的管道之三:透過神的兒子
你現在就可以接受耶穌進入你的生命中。「凡接受他的,就是信他名的人,他就賜給他們權利,成為神的兒女。」[23]透過耶穌基督,我們可以回到神面前。耶穌說,「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如果不是藉由我,沒有人有辦法到天父那裡去。」[24]耶穌更是發出邀請說,「看哪!我站在門外敲門;如果有人聽見我的聲音就開門的,我要進到他那裡去,我要跟他在一起,他也要跟我一起吃飯。」[25]

現在你就可以邀請神進入你的生命中。你可以透過禱告,禱告就是和神真誠的交談。就在這個時刻,你可以向祂呼喚,並作這樣的禱告:

「神啊,按著我的喜好,我常常是排斥且遠離祢的。但我想改變,我想認識你。我願意接受耶穌基督和祂的饒恕進入我的生命中。我不願再與你分離。從這刻開始,願你成為我生命中的神,謝謝祢。奉主耶穌的名禱告,阿們。」

你剛才是否有真誠地邀請神進入你的生命中?若是有,你可以期待許多事情會發生在你身上。神應許在你目前的生命中,因著認識祂,祂要親自成為你最大的滿足。[26]那麼現在神在那裡呢?祂按著祂的應許住在你裡面,[27]並且祂也給了你永生。[28]

無論你周遭發生什麼事情,神都可以在那裡陪伴你。儘管人們不願跟隨神的道,神能夠應付任何令人害怕擔憂的景況,並按照祂的旨意成就。神是世界最終的掌權者。若你屬神,你可以信賴這些應許,「我們知道,為了愛神的人,就是按他旨意蒙召的人的益處,萬事都一同效力。」[29]

耶穌基督說「我把自己的平安賜給你們;我給你們的,不像世界所給的。你們心裡不要難過。在世上你們有患難,但你們放心,我已經勝了這世界。」[30]祂應許決不撇下或離棄我們。[31]

要更多認識神和祂在你生命中的計畫,請閱讀聖經中馬太福音、馬可福音、路加福音和約翰福音的記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