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人生

因著一個特別的理由,一位原本生活在愛滋病病毒和血友病的陰影裡的學生,卻生活在盼望中……不管生命看似如何愚弄你,你依然可以懷抱盼望-一個大學生的真人真事。

Steve Sawyer一個真實的故事…… 在小學患上血友病的史蒂夫,因為接受了未經檢驗的血液輸送而感染了愛滋病病毒和C型肝炎。數年以後,在他19歲那年,清楚知道自己的死期即將來臨,史蒂夫利用他剩餘的年日去到上百個大學校園,與學生分享他如何學習到,即使在可怕的困境中仍然可以擁有平安和盼望。成千上萬聽過史蒂夫分享的學生會告訴你,他那關於盼望和神的愛的真實故事,怎樣永遠地改變了他們的生命。以下是史蒂夫在加利福尼亞大學Santa Barbara分校的其中一篇修改過的演講稿。

沿著緬因州的海岸, 有一艘軍艦在濃霧中航行。當晚,一位海軍軍官學校的學員,看到不遠處有一盞固定的燈光便立即聯絡他的隊長。「在我們前頭的不遠處有一燈光,你要我做什麼?」隊長告訴他向對方傳達一個信號,命令它更換航線。收到的回應是「不,請你改變你的航線。」隊長再次指示學員命令接近的船隻即刻改換他們的方向。他們再次的回答道,「不,請你改變你的航線。」於是,他們作了最後一次的嘗試,軍艦上的學員打信號給對方說,「這是美國海軍戰艦隊長,你需要即刻改變航線。」回答是「不,你改變你的航線,這是燈塔。」

這個故事說明我們人在處理疼痛和受苦時的傾向。我們常常盼望圍繞在我們周圍的困境改變航線,而不是改變自己來適應周圍的情況。在這事上,我的生命就是一個美好的例子。

與愛滋病病毒一起生活:初期
我一生下就有血友病,一種血液不正常的病症,使得我的骨頭和關節毫無理由地膨脹。用來治療血友病的方法,是匯聚血庫中的血液裡所含有的一種蛋白質,注入體內。大約在1980和1983年間,在我固定會使用的血庫裡,有一位捐獻者感染了愛滋病病毒。結果,我從那個血庫裡所獲得的藥物處理都感染了愛滋病病毒。過後我也因同樣的方式感染了C型肝炎。

事實上,一直到數年以後當我在高二時,我才獲得通知說我感染了愛滋病病毒。 一開始,我的反應就像許多人面對一些無法處理的問題時會有的反應一般。我簡單的否認這個事實,並且嘗試假裝它根本不存在。愛滋病病毒的傷害不像血友病。患血友病的人,當你的關節和肌肉腫脹的時候,是非常非常的疼痛。但愛滋病卻沒有外在的症狀。你實在很難留意到它,所以要假裝它不存在,其實是很容易的。這也是我父母親處理的方式。而且,他們還說,「你看來很好,還行,所以你應該是沒有什麼問題的。」

分享這篇文章
0 回覆

發表評論

想加入討論?
請隨意分享!

發表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