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落的世界

這麼多苦難的世界怎麼可能是由一位慈愛、美善的上帝所創造?這篇文章試著將苦難放在上帝創造的脈絡中

林韡承 著

與「美好」天差地遠
著名英國生物學家與生態紀錄片拍攝者艾登伯祿爵士 (Sir David Attenborough) 曾說,每當有人向他提起造物的奇妙時,他總是回答:「我想起東非一個小孩—他眼球裡正有小蟲子在那邊鑽著。這樣的蟲子無法以其他方式生存,就只能在眼球中鑽洞。這事實與一位超然、美善的造物者實在是天差地遠。」[1]

艾登伯祿所說的蟲子可能是一種被稱為Loa loa filaria的線蟲,寄生在人體內,造成紅腫與極度的疼痛。面對這般的生物—更甚者,如果我們與這位小病童面對面坐著,聽他訴說自己的痛楚—要讚嘆造物之美似乎是違反理智的事!

不只是Loa loa filaria線蟲所造成的痛苦,舉凡各樣的天災—地震、海嘯、饑荒、瘟疫……都讓我們很難想像這些事出自一位「美善的上帝」之手。姑且不管這些「大規模」的苦難,當我們把範圍縮小,任何一位生病的親人,常都讓我們懷疑上帝到底存不存在,或是質疑這位上帝根本不是基督徒口中那位慈愛的神。

達爾文也曾面臨這樣的情況。

達爾文的苦楚
許多人想到達爾文,會想到他是提出物競天擇的「現代生物學之父」。大部分學者都同意,是達爾文的《物種起源》促使演化論廣泛為科學界接受;有些人也說,達爾文最大的貢獻,是替世界上眾多的「被造物」找到一位「創造者」—不需要「設計者」就能生出「看似被設計的樣貌」[2]

達爾文其實原本並不反對「大自然中的創造」;他從小就跟著家人去教會,後來也在劍橋大學攻讀神學。然而,使得達爾文放棄相信神的,不是他對於演化論的研究,而是他對於苦難的經歷。

達爾文的長女名叫安妮 (Anne “Annie” Darwin),是達爾文所有兒女中,他最喜愛的一位。她比起其他的小孩似乎更愛父親,會梳梳爸爸的頭髮,幫達爾文把身上穿的衣服理整齊。[3]然而,安妮九歲的時候胃部突然開始患病,就如同達爾文常犯的毛病一樣。安妮的情況卻更嚴重、更頻繁、持續更久,發燒也燒得更厲害。達爾文企盼水療能夠幫助安妮,於是帶著女兒到伍斯特郡的溫泉鎮休養。

雖是這樣,安妮的病情一點也沒有好轉。她的生命漸逝、進入昏迷狀態,隨即一去不復返的離開充滿傷悲而哭號的父親。達爾文後來寫道,「我們失去一家的快樂泉源、我們老年的希冀與安慰……噢,但願她能知道我們從以前到現在—甚至直到未來,是如何深愛著她那充滿喜悅的臉龐。」[4]

安妮的死亡以及她生前的掙扎,對達爾文—或任何一位父母來說,無疑都是件極其痛苦的事。若真有神,祂怎麼可能允許這種事!事實上,後來達爾文也寫道,「對我來說,世界上太多苦難了。我無法說服我自己說,一位美善又全能的上帝會設計出姬蜂,這種寄生在活體毛蟲體內的昆蟲,或是設計貓在捉老鼠時會玩弄垂死的獵物。」[5]

安妮的苦難、鑽在人眼球裡的線蟲、捉老鼠的貓……對一般的正常人來說,要把這些跟一位美善的神連結在一起,實在是很困難的事!如果說神是美好、善良的,卻又創造出這些可怖的事物,這樣的神真的是變態的神!也無怪乎大家會得出幾種結論:(1) 神根本不存在,萬有是隨機出現的結果,是演化的產物(不過,演化論也會遇到一些問題);(2)神存在,但根本不是美善,而是變態的;(3) 神存在,但無能為力阻止這些事情發生。

0 回復

發表評論

Want to join the discussion?
Feel free to contribute!

發表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