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人生

因着一个特别的理由,一位原本生活在爱滋病病毒和血友病的阴影里的学生,却生活在盼望中……不管生命看似如何愚弄你,你依然可以怀抱盼望-一个大学生的真人真事。

Steve Sawyer一个真实的故事…… 在小学患上血友病的史蒂夫,因为接受了未经检验的血液输送而感染了爱滋病病毒和C型肝炎。数年以后,在他19岁那年,清楚知道自己的死期即将来临,史蒂夫利用他剩余的年日去到上百个大学校园,与学生分享他如何学习到,即使在可怕的困境中仍然可以拥有平安和盼望。成千上万听过史蒂夫分享的学生会告诉你,他那关于盼望和神的爱的真实故事,怎样永远地改变了他们的生命。以下是史蒂夫在加利福尼亚大学Santa Barbara分校的其中一篇修改过的演讲稿。

沿着缅因州的海岸, 有一艘军舰在浓雾中航行。当晚,一位海军军官学校的学员,看到不远处有一盏固定的灯光便立即联络他的队长。“在我们前头的不远处有一灯光,你要我做什么?”队长告诉他向对方传达一个信号,命令它更换航线。收到的回应是“不,请你改变你的航线。”队长再次指示学员命令接近的船只即刻改换他们的方向。他们再次的回答道,“不,请你改变你的航线。”于是,他们作了最后一次的尝试,军舰上的学员打信号给对方说,“这是美国海军战舰队长,你需要即刻改变航线。”回答是“不,你改变你的航线,这是灯塔。”

这个故事说明我们人在处理疼痛和受苦时的倾向。我们常常盼望围绕在我们周围的困境改变航线,而不是改变自己来适应周围的情况。在这事上,我的生命就是一个美好的例子。

与爱滋病病毒一起生活:初期
我一生下就有血友病,一种血液不正常的病症,使得我的骨头和关节毫无理由地膨胀。用来治疗血友病的方法,是汇聚血库中的血液里所含有的一种蛋白质,注入体内。大约在1980和1983年间,在我固定会使用的血库里,有一位捐献者感染了爱滋病病毒。结果,我从那个血库里所获得的药物处理都感染了爱滋病病毒。过后我也因同样的方式感染了C型肝炎。

事实上,一直到数年以后当我在高二时,我才获得通知说我感染了爱滋病病毒。 一开始,我的反应就像许多人面对一些无法处理的问题时会有的反应一般。我简单的否认这个事实,并且尝试假装它根本不存在。爱滋病病毒的伤害不像血友病。患血友病的人,当你的关节和肌肉肿胀的时候,是非常非常的疼痛。但爱滋病却没有外在的症状。你实在很难留意到它,所以要假装它不存在,其实是很容易的。这也是我父母亲处理的方式。而且,他们还说,“你看来很好,还行,所以你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分享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