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副世界觀的眼鏡

沙漏舉剛才沙漏的例子來說,一般的科學家會假設沙子的流速從以前到現在都是固定的。當然,這是一個很合理的推論;然而,我們「假設沙子流速固定」是因為採取均變論的立場。這樣的立場與採取一個「非均變論」的立場(假設沙子流速會變化),其實並沒有規定一定是哪個才正確的。換句話說,兩種立場最起碼其實都是站在同樣的立足點上的!

再舉一個例子:拿兩種關於生命起源的論述—創造論與演化論來說好了。試試看你能不能分析出這二者各自戴上了哪些眼鏡:

創造論主張有一位全能的上帝。祂在世界的一開始創造了不同的物種,此後這些物種經過有限的變異[2],成了現今世界上的各樣生物。同時,創造論主張人是上帝特別所造的,與動物不一樣。然而因為人故意違反神的命令,導致世界的崩壞,死亡、疾病、苦難的出現

演化論主張,生命是由非生命產生的,從最開始的有機質等組成單細胞生物;單細胞生物逐漸發展成多細胞生物,組成組織、器官、生物系統等等。各生命體不斷活在競爭的關係中,偶而因為突變導致遺傳資訊的增加,造就出更複雜的器官。如此,便產生了今日世界上的所有物種,包含人在內;其中並沒有超自然力量的介入。

你看到其中的差別嗎?以最基本的立場差異來說,一種主張沒有神、一種主張有神。要記得,兩種理論所依據的物質證據都是一樣的—兩種理論都是從現在所發現的化石、自然律(例如機率與物理、化學的定律)等等出發;然而,兩者所採取的解釋是不同的—是穿戴兩種不同的世界觀眼鏡!

為什麼主流科學會採取均變論(過去到現在都一樣)、自然主義(現象不是由神造成的)、唯物論(沒有神)等等立場呢?或是說,為什麼主流科學要戴上這樣世界觀的眼鏡呢?

或許我們可以從達爾文的自傳中找到一點點端倪;或許這跟你的想法接近。達爾文在奠定演化論時,之所以選擇「沒有神」[3]這樣的世界觀,不是由於他在生物學上的發現,而是由於情感的因素。他寫道:

「我幾乎無法瞭解為什麼有人會希望基督教所說的為真;因為如果基督教信仰所說為真,那麼聖經不啻是表示所有不信的人—包含我的父親、兄弟,與我幾乎所有的好朋友—都要遭受無止盡的懲罰。這實在是可憎的教義!」[4]

為什麼達爾文要採取演化論等無神的立場?因為若支持創造論,則我們就必須承認有上帝存在—並且間接承認我是被創造的(我不是自己的主宰,上帝才是),我是有罪的(故意不去認識神就是違背神,是得罪祂的事),並且我需要被救贖(我靠自己的能力沒有辦法變得更好)。

為什麼許多人採取無神的立場?尼采 (Frederick Nietzsche) 說得很傳神:「是我們的主觀偏好使我們反對基督教,不是任何的論證。」[5]我們不想要聽到自己不能管理自己的生命,我們不想承認自己無法過得好而需要救贖。就如他人所說,「是人性的驕傲使我們不想承認有神。」

如果你對於創造論與演化論之爭感到興趣,我鼓勵你可以繼續研究下去。但是你必須清楚一件事:證據都是一樣的。你要採取哪一種解釋—是以創造為出發,還是以無神為出發—取決於你的世界觀。論證是其次,但是你必須知道,自己的世界觀是什麼。

0 回復

發表評論

Want to join the discussion?
Feel free to contribute!

發表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