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讓生命改變的源頭

你是否曾經聽到自己說:「我討厭我的生活」?一個人如何才能經驗到真正的生命的改變?積極的改變?

麥道衛 (Josh McDowell) 著

生命改變,改變生命,扭轉生命,改變命運,改運,真實改變,生命意義

過去,我曾渴望得到快樂,我要成為世界上最快樂的人們其中之一。我也渴望得著生命的意義,也尋覓一些問題的答案,諸如:

  • 「我是誰?」
  • 「我為什麼會在這世界上?」
  • 「我該往何處去?」

更甚的是,我渴望自由,我想成為世界上最自由的人們當中的一份子。對我來說,自由不只是「做你想做的事」-任何人都能做到。我想,自由是有權能去做你須要做的事。大多數人都知道他們須要做些什麼,可是卻沒有能力去做。因此我開始尋找答案。

何處才可找到積極的改變?
在過去,我周圍的人們幾乎每一個都持有某些宗教信仰。於是我就一古腦兒的上教堂去。可是,我或許上錯了教堂吧-因為它令我感到更糟糕。

我早上、下午、晚上都上教堂去,可是這些都沒幫助。我是個務求實際的人,當事情不管用的時候,我就丟棄它。所以,我放棄了宗教。

我開始想,威望可否是個答案。成為一個領袖,為一些福利、權益來奔走,成為一個受歡迎的人,或許是可行之道。在我念書的大學裡,學生領袖們都有權力掌管其團體的財務收支,成為重量級人馬。

所以,我競選大學新生主席的職位,後來也當選了。當每個人都認識我、當我作許多決定、當我花費大學的資金請來我中意的講員-這些感覺真棒。這些事情都很好,可是他們也像其他的事物一樣,後來也歸於平淡無奇。我會在星期一早上醒來 (通常都感覺頭痛,因為前一晚都有參加許多活動)說: 「唉,上星期的五天又過了 」。 然後,我就得打起精神來,挨過接下來的五天。快樂只能夠在星期五晚上、星期六、星期日享受到。然後,這惡性循環又再開始了。

尋求生命的改變-積極的改變
我懷疑在這個國家的大學以及學院裡還有其他的人,比我更加的真誠地尋求生命的意義、真理、目的。

但在大學的那段時期,我注意到有一小組的人-八個學生以及兩個校區職員。我可以感覺到他們的生命與其他人不同。他們似乎知道他們為何相信他們所相信的。他們也似乎知道他們生命的方向為何。

我開始注意到的這些人不只是空談「愛」-他們確實活出愛。他們似乎能從大學生活的各種狀況中超脫出來。當其他的學生都忙碌的東奔西跑,他們卻流露出一股滿足、平和的氣息,似乎不受環境的影響。他們似乎擁有內在、持續的喜樂的泉源。他們真是豈有此理的快樂!我只能說,他們有一些我所沒有的東西。

就如一般學生,每當別人有了些我所沒有的東西,我也想要得到它。因此,我決定跟這些耐人尋味的人打交道。做了這個決定的兩個星期後,我們一班人終於圍坐在學生會裡的一張桌子-六個學生以及兩個校區職員。話題後來就圍繞著神談開來了。

0 回復

發表評論

Want to join the discussion?
Feel free to contribute!

發表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