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段奇异却真实的灵界旅程

一位受人肯定的占星家、星象家和通灵算命家,她的属灵旅程将继续延伸……

玛西亚‧蒙特内果 著

占星,占卜,通灵,神的爱,上帝的爱,超自然能力

以下只是我部分的经历:包括寻找灵导、参与冥想、占星术、各样超自然活动、寻求更高的自我、发展心灵潜能、向古鲁(Guru,印度教的导师)祷告、灵魂出窍、命理学、塔罗牌、与亡灵沟通。和巫师们、苏菲派信徒(Sufis,伊斯兰教的神祕主义派别)、穆塔那达(Muktananda,佛性瑜珈的创始人)、拉希尼希(Rajneesh,印度哲学家,后人称为奥修)、赛巴巴(Sai Baba,生于印度的灵导)、马哈拉吉(Maharaji,印度圣哲)的追随者结交。我为什么会步上这段旅程?

渴望超越平淡的日常生活
我的父亲是不可知论者,母亲从小在教会里长大。虽然妈妈自己并没有规律的去教会,但我和姊姊却必须去,因为妈妈觉得去教会是正确的事。由于父亲是驻外使馆人员,我们常常搬家,因此我们去了几个海外和华盛顿 DC 的教会。由于环境的陶冶,我对信仰变得相当的认真。高中时,我认为以好行为取悦上帝就能上天堂,但是在阅读了其他宗教的书籍和遇见其他信仰的人之后,我感到很困惑,心想灵界也许远超过我原先的认知。后来我觉得,只有上帝和耶稣的知识显得很肤浅,我想要更深入的东西,并得着更多体验。讲道、去主日学、做好事就等同于基督教义,这样多无聊,好像少了什么似的!由于我从来没有适应中学生活,加上擅长写诗、在酗酒家庭成长、常有无根浮萍的不定感,种种因素使我觉得自己很另类,和别人不一样。于是在中学尾声,我踏上了这趟探索灵界的旅程。

大学时期: 开始接触超自然活动
在大学生活里我不断地亲身体验到超自然的事物,我结交了一些曾看见灵气 (auras) 的朋友,并且参加降神师的聚会,在那里灵媒借着与死者沟通声称自己有通灵能力。有一天,在一个阳光灿烂的佛罗里达午后,我眼睛半闭、神智清醒地躺在床上,竟然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漂浮在空中,当我猛然睁开眼睛,让我震惊的事发生了!我发现自己竟在靠近天花板的地方徘徊,身体却还躺在床上。当下我想我大概是死了,这个可怕的想法使我碰地一声回到我的身体里,这个回到躯壳的方式还蛮痛的。这是我第一次灵魂出窍,当时我不晓得那到底是怎么回事,甚至不知道该怎么称呼这个现象。我也没有把这个奇特的经历告诉任何人。

通灵的能力和占星术
这样的灵界旅程延伸至70年代,那段期间我拜访了一位占星家和其他有通灵能力的人,阅读了许多有关超自然事物的书籍。我也读了一些印度教和佛教的书。记得那时候每天早晨,我在公司的自助餐厅里读一本关于吠陀哲学(印度教一个支派)的书。从中开始了解我的生命与颜色脉轮 (colors of the charkas) 之间的关连。根据印度教信仰,颜色脉轮是七个通灵能力的中心。如此的经历及其他类似的经验使我愈发沈迷于探索超自然界和东方宗教。

我对探索超自然能力的渴望逐年提升。我研究占星术,并且为了拿到开业执照,在乔治亚州的亚特兰大参加由市府主办、占星术委员会规划评分的七小时测验。通过考试后,我展开了以占星术为职业的生涯。开始教授占星术、公开演讲、为占星和新世纪相关的杂志写稿、同时也进入了占星术委员会,成为考试委员之一,最后竟成为这个委员会的主席。

分享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