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段奇異卻真實的靈界旅程

世界宗教提供混亂的訊息
然而,儘管擁有知識和經歷,我仍有許多問題得不到解答。雖然「只有無知,沒有邪惡存在」老早已經成為我的信念,但兇惡殘酷的行為和謀殺事件仍令我感到不舒服。雖然我相信死後我仍會回來,卻不知道在這段期間我會去哪?會去多久?我所相信的世界宗教在這方面提供的訊息很混亂。有些教導說,我們將去某個類似學校的地方,然後選擇我們的來世。另外有些教導則說我們將去一個練淨靈性的地方――但沒有說明如何練淨。然後我們的來生會被安排好,到底被誰安排?其中也沒有任何的解釋!我們好像只能盲目的相信這些說法。

另外也有些讓人感到不安的教導:在死前一刻我們心中所想的,將決定死後一段時間的經歷,所以在世時最好不要持續地想著壞念頭!最好也不要在想可怕的事物時進入夢鄉!仔細思考後發現這個說法實在有點恐怖――這樣的教導本身根本是負面思考!於是我試圖藉著冥想或吟唱曲子來揮去籠罩心頭的恐懼。

世界宗教:前往東方世界尋找平安
我又透過佛教禪宗――世界上最神秘的宗教之一尋找平安。透過冥想,毫無抗拒地讓思緒、恐懼、慾望湧上心頭。對於我這種背滿過去情緒傷害的人來說,冥想很吸引人。雖然各類書籍都提倡冥想的好處,但其實冥想要付上代價。如此的心靈超脫顯得造作不自然,我感到更空虛。我以為更努力的練習,就能漸漸擺脫喜、怒、哀、樂等人類的自然反應。但人類能沒有感覺嗎?能毫無異議的接受每個想法、行為和情緒嗎?

禪宗教導要回歸自然的「全人」,又教我擺脫自然反應,這樣的說法有矛盾之處。像我這樣理性的分析當然不被允許,甚至會遭來評擊,因此我們必須接受這樣的矛盾之說。重點在於超越理性思考,理性思考會使心靈無法開化。

世界宗教:更努力練習冥想
儘管在「超脫自我」上失敗了,我仍堅守禪宗矛盾的學說,閱讀禪宗書籍,並繼續練習冥想。我發現自己越來越沒有平安,於是我更努力練習冥想,就為了找回那難以理解的平安。

當我追尋超自然的能力時,同時也發現這些神秘的力量和新世紀思想不只有一個答案,不只有一個真理,也不只有一個事實。真理來自於經驗,所以每個人所認為的真理都不同。如果事實有很多種,真理也沒有唯一,那一定有很多事實和真理是互相牴觸的。這就像是思想的美食,每個人編造出自己想要的真理,餵飽自己,只要舒服就好。如果有人終於發現真理了,實際層面會有甚麼影響?我們如何確定真的有真理存在?如果真理從來就不存在,那每個人所相信的「真理」是甚麼?有意義嗎?這些學說所提出的答案只會引發更多疑問。

我學到:我們只是海洋中的水滴,目的就是在過完許多次人生後,回歸到稱為神的無限的那位那裡去。神的力量是我們的源頭也是最終歸宿。所以這代表著我的身份、記憶、才能和人格都會被無限的那位吞沒。我會在哪裡?我所得到的答案是――我將不存在了。這個想法使我心煩意亂。死亡成了一樁很吸引我、卻也令我很不舒服的課題。

能同時幫助別人、又堅守自己道路的方法,就是操練自己並愛自己。這個道理我聽了很多也讀了很多。儘管人們常談到「愛」,也知道它是一切事物的基礎,但似乎也會用「愛」來將自己的行為合理化。所以,如果你的丈夫不是你的心靈伴侶,那麼「真愛」允許你離開他、另尋真命天子。這終究還是世上人們所認同的「愛的定律」。但這樣的愛不明確,它只是充斥著今日的世界。無限的神擁有的就是力量,但仍然沒有人愛我。大有能力的神會在乎我嗎?

分享這篇文章
0 回覆

發表評論

想加入討論?
請隨意分享!

發表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