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段奇異卻真實的靈界旅程

一位受人肯定的占星家、星象家和通靈算命家,她的屬靈旅程將繼續延伸……

瑪西亞‧蒙特內果 著

占星,占卜,通靈,神的愛,上帝的愛,超自然能力

以下只是我部分的經歷:包括尋找靈導、參與冥想、占星術、各樣超自然活動、尋求更高的自我、發展心靈潛能、向古魯(Guru,印度教的導師)禱告、靈魂出竅、命理學、塔羅牌、與亡靈溝通。和巫師們、蘇菲派信徒(Sufis,伊斯蘭教的神祕主義派別)、穆塔那達(Muktananda,佛性瑜珈的創始人)、拉希尼希(Rajneesh,印度哲學家,後人稱為奧修)、賽巴巴(Sai Baba,生於印度的靈導)、馬哈拉吉(Maharaji,印度聖哲)的追隨者結交。我為什麼會步上這段旅程?

渴望超越平淡的日常生活
我的父親是不可知論者,母親從小在教會裡長大。雖然媽媽自己並沒有規律的去教會,但我和姊姊卻必須去,因為媽媽覺得去教會是正確的事。由於父親是駐外使館人員,我們常常搬家,因此我們去了幾個海外和華盛頓 DC 的教會。由於環境的陶冶,我對信仰變得相當的認真。高中時,我認為以好行為取悅上帝就能上天堂,但是在閱讀了其他宗教的書籍和遇見其他信仰的人之後,我感到很困惑,心想靈界也許遠超過我原先的認知。後來我覺得,只有上帝和耶穌的知識顯得很膚淺,我想要更深入的東西,並得著更多體驗。講道、去主日學、做好事就等同於基督教義,這樣多無聊,好像少了甚麼似的!由於我從來沒有適應中學生活,加上擅長寫詩、在酗酒家庭成長、常有無根浮萍的不定感,種種因素使我覺得自己很另類,和別人不一樣。於是在中學尾聲,我踏上了這趟探索靈界的旅程。

大學時期: 開始接觸超自然活動
在大學生活裡我不斷地親身體驗到超自然的事物,我結交了一些曾看見靈氣 (auras) 的朋友,並且參加降神師的聚會,在那裡靈媒藉著與死者溝通聲稱自己有通靈能力。有一天,在一個陽光燦爛的佛羅里達午後,我眼睛半閉、神智清醒地躺在床上,竟然感覺到自己的身體漂浮在空中,當我猛然睜開眼睛,讓我震驚的事發生了!我發現自己竟在靠近天花板的地方徘徊,身體卻還躺在床上。當下我想我大概是死了,這個可怕的想法使我碰地一聲回到我的身體裡,這個回到軀殼的方式還蠻痛的。這是我第一次靈魂出竅,當時我不曉得那到底是怎麼回事,甚至不知道該怎麼稱呼這個現象。我也沒有把這個奇特的經歷告訴任何人。

通靈的能力和占星術
這樣的靈界旅程延伸至70年代,那段期間我拜訪了一位占星家和其他有通靈能力的人,閱讀了許多有關超自然事物的書籍。我也讀了一些印度教和佛教的書。記得那時候每天早晨,我在公司的自助餐廳裡讀一本關於吠陀哲學(印度教一個支派)的書。從中開始瞭解我的生命與顏色脈輪 (colors of the charkas) 之間的關連。根據印度教信仰,顏色脈輪是七個通靈能力的中心。如此的經歷及其他類似的經驗使我愈發沈迷於探索超自然界和東方宗教。

我對探索超自然能力的渴望逐年提升。我研究占星術,並且為了拿到開業執照,在喬治亞州的亞特蘭大參加由市府主辦、占星術委員會規劃評分的七小時測驗。通過考試後,我展開了以占星術為職業的生涯。開始教授占星術、公開演講、為占星和新世紀相關的雜誌寫稿、同時也進入了占星術委員會,成為考試委員之一,最後竟成為這個委員會的主席。

世界宗教提供混亂的訊息
然而,儘管擁有知識和經歷,我仍有許多問題得不到解答。雖然「只有無知,沒有邪惡存在」老早已經成為我的信念,但兇惡殘酷的行為和謀殺事件仍令我感到不舒服。雖然我相信死後我仍會回來,卻不知道在這段期間我會去哪?會去多久?我所相信的世界宗教在這方面提供的訊息很混亂。有些教導說,我們將去某個類似學校的地方,然後選擇我們的來世。另外有些教導則說我們將去一個練淨靈性的地方――但沒有說明如何練淨。然後我們的來生會被安排好,到底被誰安排?其中也沒有任何的解釋!我們好像只能盲目的相信這些說法。

另外也有些讓人感到不安的教導:在死前一刻我們心中所想的,將決定死後一段時間的經歷,所以在世時最好不要持續地想著壞念頭!最好也不要在想可怕的事物時進入夢鄉!仔細思考後發現這個說法實在有點恐怖――這樣的教導本身根本是負面思考!於是我試圖藉著冥想或吟唱曲子來揮去籠罩心頭的恐懼。

世界宗教:前往東方世界尋找平安
我又透過佛教禪宗――世界上最神秘的宗教之一尋找平安。透過冥想,毫無抗拒地讓思緒、恐懼、慾望湧上心頭。對於我這種背滿過去情緒傷害的人來說,冥想很吸引人。雖然各類書籍都提倡冥想的好處,但其實冥想要付上代價。如此的心靈超脫顯得造作不自然,我感到更空虛。我以為更努力的練習,就能漸漸擺脫喜、怒、哀、樂等人類的自然反應。但人類能沒有感覺嗎?能毫無異議的接受每個想法、行為和情緒嗎?

禪宗教導要回歸自然的「全人」,又教我擺脫自然反應,這樣的說法有矛盾之處。像我這樣理性的分析當然不被允許,甚至會遭來評擊,因此我們必須接受這樣的矛盾之說。重點在於超越理性思考,理性思考會使心靈無法開化。

世界宗教:更努力練習冥想
儘管在「超脫自我」上失敗了,我仍堅守禪宗矛盾的學說,閱讀禪宗書籍,並繼續練習冥想。我發現自己越來越沒有平安,於是我更努力練習冥想,就為了找回那難以理解的平安。

當我追尋超自然的能力時,同時也發現這些神秘的力量和新世紀思想不只有一個答案,不只有一個真理,也不只有一個事實。真理來自於經驗,所以每個人所認為的真理都不同。如果事實有很多種,真理也沒有唯一,那一定有很多事實和真理是互相牴觸的。這就像是思想的美食,每個人編造出自己想要的真理,餵飽自己,只要舒服就好。如果有人終於發現真理了,實際層面會有甚麼影響?我們如何確定真的有真理存在?如果真理從來就不存在,那每個人所相信的「真理」是甚麼?有意義嗎?這些學說所提出的答案只會引發更多疑問。

我學到:我們只是海洋中的水滴,目的就是在過完許多次人生後,回歸到稱為神的無限的那位那裡去。神的力量是我們的源頭也是最終歸宿。所以這代表著我的身份、記憶、才能和人格都會被無限的那位吞沒。我會在哪裡?我所得到的答案是――我將不存在了。這個想法使我心煩意亂。死亡成了一樁很吸引我、卻也令我很不舒服的課題。

能同時幫助別人、又堅守自己道路的方法,就是操練自己並愛自己。這個道理我聽了很多也讀了很多。儘管人們常談到「愛」,也知道它是一切事物的基礎,但似乎也會用「愛」來將自己的行為合理化。所以,如果你的丈夫不是你的心靈伴侶,那麼「真愛」允許你離開他、另尋真命天子。這終究還是世上人們所認同的「愛的定律」。但這樣的愛不明確,它只是充斥著今日的世界。無限的神擁有的就是力量,但仍然沒有人愛我。大有能力的神會在乎我嗎?

神的愛和其他世界宗教
1990年的的春夏之際,一股無法解釋的力量迫使我去教會。由於我恨基督教,當時教會和基督徒都令我生氣。我一開始不理會這股力量,然後是抗拒它,但在和它奮戰一陣子後,我決定讓步,希望沒過多久它就會消失。我推論:我的前世可能是牧師或神父吧!

我到亞特蘭大市區一間大教堂作禮拜,禮拜開始沒幾分鐘,我就感到一股從未體會過的愛向我傾倒而來,力量之強大,我開始哭泣。我知道這股愛是來自於神,和音樂、人或場合無關。這是真實的愛。從小生長在酗酒的家庭,我渴望愛。下一個禮拜天我又回到教會,並不是為了再經歷一次那樣的愛,而是單純因為我在那裡遇見愛,所以我想回去。

上帝的愛比超自然能力更寶貴
幾個禮拜後,儘管教會裡沒有人跟我提說,我卻開始覺得占星術是邪惡的,我知道有甚麼原因使得我與神的愛隔絕。然後我感覺上帝不喜歡占星術,要我不要再接觸它。要我放棄一生的工作、占星家的身份和目標?除了我的兒子之外,占星術就是我的一切了。但上帝就是不喜歡占星術,我毫無妥協的餘地。我在1990年底打算不再碰占星術,我很驚訝自己竟會做這樣的決定。當時我是該課程委員會的主席,也是占星協會的會員,正準備要教一門課,所以必須另找一位老師代替我。我也要告知打電話來的客戶,說我已經不再做這一行了。

接下來該做甚麼呢?我想我應該來念聖經,從新約的第一卷書馬太福音開始。讀聖經時,我彷彿接觸到了一個很純淨的東西,但我不知道那是甚麼。儘管小時後讀過聖經,但現在讀起來就是不一樣。讀聖經時,我感覺到自己從裡到外都被潔淨了。

耶穌與超自然能力
耶穌這號人物深深吸引我,好像第一次認識他似的。1990年聖誕節前的某一晚,我在閱讀馬太福音第八章,我看見了耶穌的真實身分。耶穌與門徒同在船上,他們遇上了可怕的大風浪。門徒們很害怕地把耶穌叫醒,對他說我們要死掉啦!耶穌接下來就止住了風浪。他是怎麼辦到的?這和其他超自然能力不同。他沒有想像一幅靜水的畫面,也沒有施展巫術,風浪卻都聽他的,這代表他的權能超乎自然之上!

我過去的所作所為使我與神隔絕――我一直都是照著自己的意思在生活,拒絕神、藐視祂的話語。我了解得赦免、與上帝和好的唯一途徑就是耶穌,他是為我受苦受死、無條件愛我的神人。我也認識耶穌就是救主,他是神的兒子,他就是神。我第一次明白為什麼耶穌要死在十字架上。

我的疑問終於得到解答
我坐在床上看聖經的幾分鐘之間,就明白我所有的疑問都指向同一個答案――耶穌基督。這個真理既簡單又不可思議!於是我將自己交給耶穌,明白從此刻開始我就屬於祂了。幾個月後,我發現在我的打工處有位年輕的基督徒在1990年就開始為我禱告能參與他們的教會團契。

耶穌和我以前研究過的「老師們」不同。祂比靈導、古聖先賢和更高層次的自我都要真實,這些東西虛無飄渺,沒有存在的實據。相反地,耶穌降世成為人,經歷飢餓、口渴、痛苦和難過。祂從不排斥世間的一切,他與被棄的人、妓女和稅吏相處,仍然保持聖潔無罪。祂就是那麼真實。耶穌是完全的人,也是完全的神。祂本與神同等,卻願意放棄榮耀(不是放棄祂的神性),和受苦的世人在一處。耶穌甘心為我們的罪受虐待,放棄生命在痛苦中死去。祂的肉身在第三天復活,戰勝了死亡,所以我們可以在永恆中活著,和上帝永遠在一起。從來沒有一個法師、靈導、佛陀、巫師、女巫、靈媒勝過死亡,他們至今仍冷冰冰地躺在墳墓裡。但耶穌有能力勝過死亡,祂今天仍活著!

占星術和通靈能力無法給我的東西
以精神上來說,我曾與佛陀、巫師和尋求智慧者一起待在墳墓裡,他們都拒絕了耶穌的真理。所有吸引我的複雜學說、我所追求永無止盡的真相、不斷努力要成長、超自然的經驗、強迫自己相信人性本善……等,都使我混亂不堪。但真理卻十分簡單,連小孩子都能明白,因為真理僅只關乎一個「人」,就是耶穌。耶穌並沒有指示我們走哪一條道路,或說祂有一條道路。祂說祂就是道路――唯一的道路。

我相信耶穌之後,生命最大的改變是甚麼?我過得更快樂、生活更容易嗎?完全不是這樣。最大的改變在於我的心靈得到滿足。我還有很多方面要學習、成長。我以耶穌為根基,並不在祂以外尋求幫助。之前的尋尋覓覓結束了;乾渴的心找著泉源、飢餓的靈得享豐筵。

耶穌說
「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如果不是藉著我,沒有人能到父那裡去。」(約翰福音十四章六節)

「人若喝我所賜的水,就永遠不渴。我所賜的水要在他裡面成為湧流的泉源,直湧到永生。」(約翰福音四章十四節)

「我就是生命的食物,到我這裡來的,必定不餓;信我的,永遠不渴。」(約翰福音六章三十五節)

「天上地上一切權柄都賜給我了。」(馬太福音二十八章十八節)

「看哪!我站在門外敲門;如果有人聽見我的聲音就開門的,我要進到他那裡去,我要跟他在一起,他也要跟我在一起吃飯。」(啟示錄三章二十節)

許多人尋求超自然能力是為了得到個人心靈的滿足,而上帝使我們在與祂的關係中得到滿足。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