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爱与亲密感的追寻

怎样才能经历真正的亲密感?爱是什么?亲密感又是什么?

迪克∙普奈尔 (Dick Purnell) 著

性爱,性与爱,做爱,亲密关系,两性关系,害怕承诺,亲密感

Henry Brandt博士在Collegiate Challenge 这本杂志里这样说:情侣来到他那里时,通常都会有一种症状、一种固定的模式。他们说,“开始时,性行为是兴奋的。但过后,我却觉得自己怪怪的,再过后,我觉得我的另一半也很奇怪。我们争论、吵架,最后我们分手。而现在,我们彼此为敌。”

这病症我称它为“一觉醒来症候群”。我们一觉醒来却发现当中没有真正的亲密感。性关系再也不能满足我们,结果也不是我们起初所要的。唯一剩下的就是两个寻求自我满足的自我中心的人。你发觉自己处于一个不平衡的状态,不断地在寻找和谐;组成真爱和亲密感的要素却无法“即刻”获得。

我们每个人的生命都有五个重要部分:我们的肉体、情感、思想、社交、心灵。这五个部份被设计要和谐共处。在寻找亲密感这件事上,我们常常想要今天或甚至昨天就得到解答。其中的一个问题是我们想要“即刻”的满足。当我们在一个关系中无法变得更亲密时,我们就想寻找“即刻”的解决方式。我们去那里找?肉体、情感、思想、社交或心灵?是肉体上!在肉体上与人亲密比在其他四个部分上亲密来得容易。你可以很快就得到和异性在肉体上的亲密感;只需要一个小时,甚至半个小时――完全依照当时的冲动!但你很快就会发觉到性行为只不过是一个肤浅欲望的暂时解脱,更深一层的需要并没有获得满足!

当刺激与兴奋感消退,越多性行为反而使你越厌恶它时,你该怎么做?我们常试图合理化这个情形,说,“我们彼此相爱。我是说,我们真的彼此相爱。”但是,我们还是感到内疚与空虚。走遍美国各个校园,我看到男男女女为了寻找亲密感,从一个关系跳到另一个关系,期望“就是这次了,这次我终于能找到一个持久的关系了。”

我相信我们真正要的并不是性关系。我们真正要的乃是亲密感!

怎样才是亲密?
今天,亲密感这词隐含着“性”的意义。但亲密感不只是这样;它包含我们生命的各个不同层面——在肉体上,但也在社交、情感、思想和心灵上。亲密感的真义是分享整个生命。我们岂不都有过那种想要与某人亲密、与他/她成为一体、完全与他/她分享我们生命的欲望吗?

我们在心的周围筑起一道墙来保护我们免受外面人的伤害。Marshall Hodge 在其著作《你对爱的惧怕》(Your Fear of Love) 中写道,“我们渴望亲密、温柔和表达爱的时刻。但很多时候,在紧要关头我们却退缩。我们害怕亲密,我们害怕爱。”后面他又写道,“你越与人亲近,你越可能受到伤害。”我们通常是因为害怕受伤而不敢寻找真正的亲密感。

我在伊利诺州南部某大学有一系列的演讲。其中的一次演讲后,一位女士来到我面前说,“我需要和你谈关于我男朋友的问题。”我们坐下,她开始告诉我她的困扰。过了一阵子,她做了这样的声明:“我现在正在采取不会再受到伤害的步骤。”我告诉她,“你的意思是,你采取了不再去爱的步骤。”她以为我误解了她,所以她继续说,“不,那并不是我所说的。我只是不想再受到任何伤害。我不要我的生命有痛苦。”我说,“没错,你不要你的生命中有爱。”要知道,并没有所谓“没有痛苦的爱”。当我们越与人亲近,就越可能受到伤害。

我估计你(以及大概百分之百的人)会说,你曾经在一个亲密关系中受到伤害。问题是,你如何处理这伤害?为了隐瞒这伤害,很多人就表现出一种“双重暗示”。我们传达给对方的讯息是“我要你与我亲近。我想要爱与被爱…但请等一下,我以前曾受过伤害。不,我不想再谈这些问题。我不想听到这些东西。”我们在心的周围筑起一道墙来保护我们免受外面人的伤害。但这堵使人进不来的墙,也使我们被困在里面。结果如何?寂寞临到,而真正的亲密感和爱便成为不可能。

分享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