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愛與親密感的追尋

怎樣才能經歷真正的親密感?愛是什麼?親密感又是什麼?

迪克∙普奈爾 (Dick Purnell) 著

性愛,性與愛,做愛,親密關係,兩性關係,害怕承諾,親密感

Henry Brandt博士在Collegiate Challenge 這本雜誌裡這樣說:情侶來到他那裡時,通常都會有一種症狀、一種固定的模式。他們說,「開始時,性行為是興奮的。但過後,我卻覺得自己怪怪的,再過後,我覺得我的另一半也很奇怪。我們爭論、吵架,最後我們分手。而現在,我們彼此為敵。」

這病症我稱它為「一覺醒來症候群」。我們一覺醒來卻發現當中沒有真正的親密感。性關係再也不能滿足我們,結果也不是我們起初所要的。唯一剩下的就是兩個尋求自我滿足的自我中心的人。你發覺自己處於一個不平衡的狀態,不斷地在尋找和諧;組成真愛和親密感的要素卻無法「即刻」獲得。

我們每個人的生命都有五個重要部分:我們的肉體、情感、思想、社交、心靈。這五個部份被設計要和諧共處。在尋找親密感這件事上,我們常常想要今天或甚至昨天就得到解答。其中的一個問題是我們想要「即刻」的滿足。當我們在一個關係中無法變得更親密時,我們就想尋找「即刻」的解決方式。我們去那裡找?肉體、情感、思想、社交或心靈?是肉體上!在肉體上與人親密比在其他四個部分上親密來得容易。你可以很快就得到和異性在肉體上的親密感;只需要一個小時,甚至半個小時――完全依照當時的衝動!但你很快就會發覺到性行為只不過是一個膚淺慾望的暫時解脫,更深一層的需要並沒有獲得滿足!

當刺激與興奮感消退,越多性行為反而使你越厭惡它時,你該怎麼做?我們常試圖合理化這個情形,說,「我們彼此相愛。我是說,我們真的彼此相愛。」但是,我們還是感到內疚與空虛。走遍美國各個校園,我看到男男女女為了尋找親密感,從一個關係跳到另一個關係,期望「就是這次了,這次我終於能找到一個持久的關係了。」

我相信我們真正要的並不是性關係。我們真正要的乃是親密感!

怎樣才是親密?
今天,親密感這詞隱含著「性」的意義。但親密感不只是這樣;它包含我們生命的各個不同層面——在肉體上,但也在社交、情感、思想和心靈上。親密感的真義是分享整個生命。我們豈不都有過那種想要與某人親密、與他/她成為一體、完全與他/她分享我們生命的欲望嗎?

我們在心的周圍築起一道牆來保護我們免受外面人的傷害。Marshall Hodge 在其著作《你對愛的懼怕》(Your Fear of Love) 中寫道,「我們渴望親密、溫柔和表達愛的時刻。但很多時候,在緊要關頭我們卻退縮。我們害怕親密,我們害怕愛。」後面他又寫道,「你越與人親近,你越可能受到傷害。」我們通常是因為害怕受傷而不敢尋找真正的親密感。

我在伊利諾州南部某大學有一系列的演講。其中的一次演講後,一位女士來到我面前說,「我需要和你談關於我男朋友的問題。」我們坐下,她開始告訴我她的困擾。過了一陣子,她做了這樣的聲明:「我現在正在採取不會再受到傷害的步驟。」我告訴她,「你的意思是,你採取了不再去愛的步驟。」她以為我誤解了她,所以她繼續說,「不,那並不是我所說的。我只是不想再受到任何傷害。我不要我的生命有痛苦。」我說,「沒錯,你不要你的生命中有愛。」要知道,並沒有所謂「沒有痛苦的愛」。當我們越與人親近,就越可能受到傷害。

我估計你(以及大概百分之百的人)會說,你曾經在一個親密關係中受到傷害。問題是,你如何處理這傷害?為了隱瞞這傷害,很多人就表現出一種「雙重暗示」。我們傳達給對方的訊息是「我要你與我親近。我想要愛與被愛…但請等一下,我以前曾受過傷害。不,我不想再談這些問題。我不想聽到這些東西。」我們在心的周圍築起一道牆來保護我們免受外面人的傷害。但這堵使人進不來的牆,也使我們被困在裡面。結果如何?寂寞臨到,而真正的親密感和愛便成為不可能。

0 回復

發表評論

Want to join the discussion?
Feel free to contribute!

發表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