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讓生命改變的源頭

你是否曾經聽到自己說:「我討厭我的生活」?一個人如何才能經驗到真正的生命的改變?積極的改變?

麥道衛 (Josh McDowell) 著

生命改變,改變生命,扭轉生命,改變命運,改運,真實改變,生命意義

過去,我曾渴望得到快樂,我要成為世界上最快樂的人們其中之一。我也渴望得著生命的意義,也尋覓一些問題的答案,諸如:

  • 「我是誰?」
  • 「我為什麼會在這世界上?」
  • 「我該往何處去?」

更甚的是,我渴望自由,我想成為世界上最自由的人們當中的一份子。對我來說,自由不只是「做你想做的事」-任何人都能做到。我想,自由是有權能去做你須要做的事。大多數人都知道他們須要做些什麼,可是卻沒有能力去做。因此我開始尋找答案。

何處才可找到積極的改變?
在過去,我周圍的人們幾乎每一個都持有某些宗教信仰。於是我就一古腦兒的上教堂去。可是,我或許上錯了教堂吧-因為它令我感到更糟糕。

我早上、下午、晚上都上教堂去,可是這些都沒幫助。我是個務求實際的人,當事情不管用的時候,我就丟棄它。所以,我放棄了宗教。

我開始想,威望可否是個答案。成為一個領袖,為一些福利、權益來奔走,成為一個受歡迎的人,或許是可行之道。在我念書的大學裡,學生領袖們都有權力掌管其團體的財務收支,成為重量級人馬。

所以,我競選大學新生主席的職位,後來也當選了。當每個人都認識我、當我作許多決定、當我花費大學的資金請來我中意的講員-這些感覺真棒。這些事情都很好,可是他們也像其他的事物一樣,後來也歸於平淡無奇。我會在星期一早上醒來 (通常都感覺頭痛,因為前一晚都有參加許多活動)說: 「唉,上星期的五天又過了 」。 然後,我就得打起精神來,挨過接下來的五天。快樂只能夠在星期五晚上、星期六、星期日享受到。然後,這惡性循環又再開始了。

尋求生命的改變-積極的改變
我懷疑在這個國家的大學以及學院裡還有其他的人,比我更加的真誠地尋求生命的意義、真理、目的。

但在大學的那段時期,我注意到有一小組的人-八個學生以及兩個校區職員。我可以感覺到他們的生命與其他人不同。他們似乎知道他們為何相信他們所相信的。他們也似乎知道他們生命的方向為何。

我開始注意到的這些人不只是空談「愛」-他們確實活出愛。他們似乎能從大學生活的各種狀況中超脫出來。當其他的學生都忙碌的東奔西跑,他們卻流露出一股滿足、平和的氣息,似乎不受環境的影響。他們似乎擁有內在、持續的喜樂的泉源。他們真是豈有此理的快樂!我只能說,他們有一些我所沒有的東西。

就如一般學生,每當別人有了些我所沒有的東西,我也想要得到它。因此,我決定跟這些耐人尋味的人打交道。做了這個決定的兩個星期後,我們一班人終於圍坐在學生會裡的一張桌子-六個學生以及兩個校區職員。話題後來就圍繞著神談開來了。

詢問有關生命的改變-積極的改變
他們都很在乎地和我交談,我最終看著當中一位漂亮的女孩(我向來認為基督徒大都是相貌平平的),然後向後躺靠在椅背上(我不要讓人覺得我感興趣)說: 「告訴我,是什麼改變了你的生命?為什麼你們的生命和其他的學生那麼不同? 」她必定很執著於她的信仰。 她回應我的眼光,對我說了四個字,是我完全沒想到會在大學聽到的答案:「耶穌基督」。

我說:「天啊!別說廢話。我受夠了宗教,我也受夠了教會。聖經呢,也罷了。別再告訴我有關宗教的廢話了。 」 她反駁說:「喂!我沒說宗教,我說耶穌基督。」她指出一項我從來都不知道的事:基督教不是一門宗教。宗教是人們嘗試以好行為、好功德,來開出一條遇見神的道路;基督教則是神透過耶穌基督,親自主動向世上的男男女女建立關係。

在許多的大學裡,比起其他地方有更多的人對基督教存有不少誤解。前一陣子我遇到了一個助教,他在一個畢業生的研討會上說:「任何人走進教會就成了基督徒」我回答說:「你走進車房就成了一部車嗎?人家告訴我說,一個基督徒是個誠心相信基督的人」。

當我思量基督教的時候,這一班新朋友就挑戰我以理性的觀點,去考究耶穌的生命。我發現到佛陀、穆罕默德、孔夫子從來沒宣稱自己是神,而耶穌卻如此宣稱。我的朋友叫我去探討耶穌的神性的證據。他們深信耶穌是神化身為人,為人類的罪孽受死在十架上,然後被埋,三天後從死裡復活;他們也深信耶穌基督今天可以改變一個人的生命。

以前我認為這是很荒謬的事。老實說,我以前認為基督徒是活傻瓜。我也的確遇過一些這樣的人。我以前總是等待基督徒在班上發言,好讓我把他們辯駁得體無完膚,好好整治他們一番。我想像若基督徒有腦細胞,那顆腦細胞一定會因為孤單而死亡。

可是這班朋友一次又一次地挑戰我。最終,我接受了他們的挑戰。我如此做,只因自負地想反駁他們。我認為這事是沒有什麼憑據可讓人衡量的。

然而,經過幾個月的考究,我的思想卻終於得到了一個結論:耶穌基督必定是他自己所宣稱的那位。問題可來了:我的思維告訴我這些都是事實,但我的意志卻把我拉往另個方向。

我發現到成為基督徒是要賠上自尊的。耶穌基督親自向我的意志挑戰,要我信靠他。讓我闡述他的話:「你看!我一直站在門外,不斷的敲門。任何人聽到我的呼喚並且開門的,我就會進來」(啟示錄 3:20)我是不在乎基督是否曾走在水面上,或曾經把水變成酒,但我就是不喜歡破壞好事的人。

所以,我的腦袋告訴我基督教是真實的,我的意願卻想逃跑。

更加領悟到我討厭我的生活
當我和這班熱心的基督徒在一起,這樣的內在衝突就會開始。當你感到淒慘難過的時候,周圍卻是一班開心的人,你就會明白他們是很惹人惱的。他們是那麼的快樂,而我是那麼的淒慘,以至於我受不了地站起,從學生會跑出來。到了某個地步,我甚至於十點鐘上床,卻翻來覆去直到臨晨四點才睡著。我知道我必須給我腦袋中的掙扎一個了結,否則我快發瘋了。終於在1959年12月19日,晚上八點半,在我大二的那年,我的腦子和我的心接通了-我成了一個基督徒。

那晚我做了四個禱告,與耶穌基督建立了一個永遠改變我生命的關係。我禱告說:「主耶穌,感謝你為我死在十架上。」第二,我說:「我向你承認我生命中不討你喜悅的事,祈求你寬恕我、潔淨我。」第三,我說:「現在,我盡我所知,向你敞開我的心門、我的生命,信靠你為我的救贖者、我的主。求你掌管我的生命,把我徹底的改變,讓我成為你創造我時你要我成為的人。」最後,我禱告說:「感謝你信實的走進我的生命。」那不是個無知的信心,而是憑據於歷史的明證以及神的話語。

我相信,你必定聽過很多宗教人士談論關於他們進入信仰的奇特超凡的過程。而我禱告過後,沒什麼大事發生。真的沒有什麼。我還是沒長翅膀。老實說,當我決志信主後,我感到更糟糕。我感到快要吐了。「糟了!」我想:「你被吸到什麼東西裡去了!」我感到好像墮入一個深處(我相信有些人確實是如此想)。

上帝與生命的改變-積極的改變
但是在半年至一年半的期間,我發現我並沒有墮入深淵。我的生命的確改變了。有一次我在中西部的一所大學和一位歷史科主任辯論,我說我的生命得到了改革。他打岔說:「麥道衛,你是想告訴我們說在這廿世紀裡上帝真的改變了你的生命?在什麼方面?」四十五分鐘後,他終於說:「好,夠了!」讓我告訴你當天我對她以及課堂的聽眾所說的話。

上帝改變我的一個地方,是我的性急好動。我不能有一刻手頭上是空蕩蕩的,我必須有事情讓我辦。我可以走在校園裡,而腦袋中卻像有龍捲風把所有的衝突事件狂吹得東顛西覆。我會坐下來嘗試讀書,可是辦不到。我決志信主過後幾個月,有一種思維上的平安就開始蔓延開來。別誤會,並不是腦袋中不再有衝突。我與耶穌基督建立關係之後,衝突並沒有消失,但我卻找到了承載所有衝突的力量。我絕對不會以任何其他東西來取代這寶貴的得著。

從憎恨中積極改變過來
還有一方面是我絕不感自豪的。但我必須提出來,因為有許多人都需要在他們的生命中得著同樣的改變。但我已得著了改變的源頭:就是和耶穌基督的關係。這個方面就是憎恨。它雖然沒有彰顯於外,但它帶來我內在的掙扎。我常常受人、事、物與許多課題的激憤。

但我恨一個人多過世界上任何其他的人-我的父親。我恨他的為人。他是我們鎮上的醉漢。每個人都知道我父親是個「大醉人」。我的朋友都喜歡開我父親酩酊大醉的玩笑。他們都以為我不以為然,因為我總是笑嘻嘻的。可是讓我告訴你:我內心在哭泣。那些日子裡,我會出去到牛欄外,看到母親被打的倒在牛糞堆中起不來。每當我有朋友到訪,我會把父親帶到外面,然後把他捆綁在牛欄中,以及把車子泊在儲糧倉邊。我就告訴我的朋友說父親已出外辦事了。我不認為有人會恨其他人多過我恨我父親的了。

我決志信主以後,神進入我的生命,祂的愛深深的感動我,把我內心的憎恨完全顛覆過來。我從此以後可以正視我父親,對他說:「爸,我愛你。」並且是由衷地說出來。比較我以前所做的一些事,這簡直完全震撼了他。

我在轉校的那一年遇車禍,嚴重受傷。我帶著頸項護架被送回家。我絕不會忘記,父親來到我的房間,問我說:「兒子,你怎麼會愛一個像我這樣的父親呢?」我回答說:「六個月前,我還如以往地厭恨你。」然後我就與他分享我從耶穌基督裡得到的結論。「爸,我已經讓耶穌基督進入我的生命。我無法清楚解釋,但從這個與神的關係中,我找到了一種新的胸懷,不只能接受你,也能無條件的接受其他的人。」

四十五分鐘過後,我生命中最巨大的激動發生了。我自家的一個人,一個熟識我的人對我說:「兒阿,我看到神在你生命中成就的事,如果他也能行在我生命中,那我也要給祂個機會。」我父親就在我床邊說了認罪禱文,決志信靠基督,領受罪的寬恕。

一般上,改變是需要幾天、幾個星期、幾個月、甚至一年的。可我父親卻在我眼前,瞬間改變了。就好像有人深入他的心,開了它的竅。我從來沒見過如此急劇的改變,以後恐怕也不再會吧。此後,我父親只接觸過威士忌一次罷了;那次,他只使用嘴唇蘸了一下。我來到這唯一的結論:建立一個與耶穌基督的關係,可以改變許多生命。

生命的改變-積極的改變
你可以對基督教發笑。你也可以嘲弄、譏諷基督教。但它確實有效,它的確能改變生命。如果你信靠基督,你可以開始觀察你的態度與行為,因為耶穌基督就是要改變生命。但是基督教不是你能夠隨意塞進別人的腦袋的。我只能夠把我所經驗的告訴你。然後呢,抉擇在於你。

或許我可以與你分享我曾經說的禱告詞:「主耶穌,我需要你。感謝你為我受死在十字架上。寬恕我,原諒我。就在此刻,我信靠你為我的救贖者、我的主。塑造我成為你創造我時要我成為的人。奉基督的聖名求,阿們。」

 *麥道衛 (Josh McDowell) 是享譽國際的演說家、作家、以及學園傳道會的代表。他著作了五十多部作品,包括經典的《千載懸疑》以及《鐵證待判》。

………………………………………………………………………………………………………………………………………….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