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一副世界觀的眼鏡

世界上這麼多的「科學證據」證明演化論,怎麼可能有人還在相信創世的「神話」?

林韡承 著

演化論,進化論,創造論,均變論,自然主義,唯物論,達爾文,基督教,世界觀

創造論vs. 演化論。數千年vs.億萬年。設計vs.盲目突變。以上是一些常見的爭論。我想,一旦講到這方面的議題,很多人會問,「難道上帝真的只用七天創造這個世界嗎?」「科學家不是透過放射分析,『證明』地球已經存在將近46億年?」「從地質層來看,不是先有恐龍才有人類?」「你要如何解釋我們何能觀察到百億光年遠的星辰?」

這些都是很好的問題,也是支持創造論的人必須認真回覆的。不過,在這些爭論當中,我們常常忽略一個重要事實:對雙方人馬來說,我們用來得出結論的證據都是一樣的!

證據都一樣
不管是基督徒還是非基督徒,支持七天創造還是億萬年演化,不管你的立場是怎麼樣的,證據都是一樣的!一塊恐龍化石就是一塊恐龍化石,一塊包含放射性同位素的岩石樣本就是一塊岩石樣本。我們所擁有的證據都是同樣的;重點是每個人的解釋是不一樣的。

你看過《魔戒》嗎?第二集中,主角亞拉岡在戰場一處找到一條皮帶、一段繩索、一片被壓扁的別針。皮帶、繩索、別針本身不會說話,但亞拉岡以他身為遊俠的專業能力解讀了這些物品的意義,發現這些物品的來歷:原來自己的同伴被俘虜之後,趁亂解開繩索逃走。

每項證據得經過解釋,它背後的故事與由來才會產生—無論是考古學家挖到的出土物品、地質專家的岩層切面、古生物學家的化石、天文學家的觀測結果……這些物品要能夠幫助我們重建過去—諸如生物的演化史、地球的年代、古代氣候變遷等等,必須要透過人的解釋。

證據要透過解讀
舉例來說,科學家發現一塊化石的時候,可以透過量測其中碳的同位素含量來判定這塊化石的年代。地球上常見的碳同位素包含碳12、碳13、碳14;而這三種同位素在大自然中的含量,多多少少維持著固定的比例。生物還活著的時候會不斷的將體內各種的碳同位素維持在一個特定比例上(例如植物會不斷的行光合作用捕捉空氣中的碳—二氧化碳);然而一個生物死了之後,生物體內的碳就不會增加了。雖然如此,碳14因為是一種放射性物質,經過一段固定的時間(半衰期)之後會穩定的減少。死了越久的生物,其體內的碳14也就越少。我們可以利用儀器分析現存的碳14的含量;如果我們知道生物死的時候的碳14含量,就可以判定這塊樣本的年代。這就好比一個沙漏:如果我知道現在沙漏當初有多少沙、現在還剩下多少沙,也知道沙子流去的速率,我就可以知道,這個沙漏擺了多久。

然而,很重要的是我必須知道這些初始條件:沙漏當初有多少沙、中間有沒有人撞到沙漏、沙漏裡面有沒有不是沙的東西……有了這些條件,我才能夠精準的算出時間。我的結論(時間過了多久)是由觀測數據(還剩下多少沙)經過解釋得來的,而我的解釋又建立在許多假設條件之上(當初有多少沙、沙子的流速固定……等等)。換句話說,我的觀測結果與結論,是建立在這些初始條件上的。

同樣的,我們在分析一個樣本時,其中各種碳的同位素含量是一個客觀的事實,然而依據這些數據而判定年代的過程卻是一個解釋的過程,充滿了許多必須要假設的初始條件。不光是放射性同位素定年,所有一切的科學方法,其實也都隱含著各樣的假設與立場。

解讀證據的三種常見立場
有三種哲學立場是當代科學所常用的(這三種並不互斥;三者可能會同時出現):

(一)均變論 (或作齊一論,Uniformitarianism)
此立場主張,所有的科學定律從過去到現在從未改變。換句話說,我們現在所觀察到的自然法則、科學定律與過去的無異;所以如果我觀察到現在板塊漂移的速率大約是每年12-15公分,依照均變論的立場,過去板塊漂移的速率也維持在同樣的數字。這也是大部分科學家在計算板塊移動與地球過去歷史的時候所採取的立場。

然而,這樣的立場本身是一個「哲學」的立場,是人主動選擇用現在的觀察解釋過去發生過的事。過去的世界並不一定如現在的世界,但是主流科學卻選擇用這樣的方式解釋物證。這就好比我觀察到前天我家門口有一塊石頭,昨天這塊石頭也在那邊,今天也是,於是我推論從過去到現在,這塊石頭都在那裏。當然,這個推論並不一定錯誤,但同樣的,也不一定正確。

(二)自然主義 (Naturalism)
自然主義主張,一切的現象都是自然律與其因果關係的結果,沒有任何的超自然力量存在,能夠影響我們所觀察到的現象。這表示,我們觀察到的一切事,都可以用純粹的自然律(科學定律)來解釋;跟超自然的力量無關。

你應該很容易看出,這是一個哲學的主張。換句話說,這只是看待一切現象的某一種偏好而已。自然主義其實和世界到底如何運作的事實無關;自然主義是從一開始就否定有超自然的力量介入這個世界上。

舉例來說,以自然主義的立場解釋「神蹟」—例如摩西分開紅海—自然主義者會說,這只是摩西站在紅海旁邊的那一天,恰好有一股強風吹來,把乾地露出來;這和上帝根本無關—不是神使海分開、不是神使風吹來……甚至根本沒有神。

但問題是,一位自然主義者怎麼知道紅海分開的背後是否是因為神,還是純粹的自然律的作用?事實上,自然主義受另一個立場影響很深……

(三)唯物論 (Materialism)
知名天文學家與科普作家薩根 (Carl Sagan) 在其著作《宇宙‧宇宙》中寫道,「過去、現在,直到未來一切僅有的,就只是宇宙。」[1]在唯物論的觀點中,物質的世界是唯一的事實—沒有心靈、沒有鬼魂、沒有超自然位格存在(例如神或神明)。

當然,這是一種看待世界的方式—但不是唯一一種!想像你被關在一個房間裡,沒有窗戶,門也緊閉,並且假設你從小到大都活在那個房間裡。你當然有充分的理由相信,這個房間就是整個世界。但現在請想像牆上有一只電話。電話鈴響的時候,你會聽到電話線另一端的人的聲音。在這個情境中,你有兩個選擇:一個是相信電話中的聲音是因為「這個房間」裡面的各種物質互相作用形成的;另一個選擇是相信房間外面還有別的人,而且是別的人打電話進來的。

看出中間的差異嗎?相信房間是世界上唯一的東西,與相信房間之外還有人,這兩種觀點最起碼、最起碼也是同等的—都是建立在「信心」之上。主流科學雖然採取的是唯物論的立場,但不能就此否定唯物之外的觀點,因為唯物論也只是眾多選項之中的一個。

從以上的分析,我們可以看出,現在的科學方法與理論,其實很多都是建立在這些立場—均變論、自然主義、唯物論之上。這些可以說是主流科學的世界觀。同時,這樣的世界觀是從眾多可能的立場中被選擇出來的!

沙漏舉剛才沙漏的例子來說,一般的科學家會假設沙子的流速從以前到現在都是固定的。當然,這是一個很合理的推論;然而,我們「假設沙子流速固定」是因為採取均變論的立場。這樣的立場與採取一個「非均變論」的立場(假設沙子流速會變化),其實並沒有規定一定是哪個才正確的。換句話說,兩種立場最起碼其實都是站在同樣的立足點上的!

再舉一個例子:拿兩種關於生命起源的論述—創造論與演化論來說好了。試試看你能不能分析出這二者各自戴上了哪些眼鏡:

創造論主張有一位全能的上帝。祂在世界的一開始創造了不同的物種,此後這些物種經過有限的變異[2],成了現今世界上的各樣生物。同時,創造論主張人是上帝特別所造的,與動物不一樣。然而因為人故意違反神的命令,導致世界的崩壞,死亡、疾病、苦難的出現

演化論主張,生命是由非生命產生的,從最開始的有機質等組成單細胞生物;單細胞生物逐漸發展成多細胞生物,組成組織、器官、生物系統等等。各生命體不斷活在競爭的關係中,偶而因為突變導致遺傳資訊的增加,造就出更複雜的器官。如此,便產生了今日世界上的所有物種,包含人在內;其中並沒有超自然力量的介入。

你看到其中的差別嗎?以最基本的立場差異來說,一種主張沒有神、一種主張有神。要記得,兩種理論所依據的物質證據都是一樣的—兩種理論都是從現在所發現的化石、自然律(例如機率與物理、化學的定律)等等出發;然而,兩者所採取的解釋是不同的—是穿戴兩種不同的世界觀眼鏡!

為什麼主流科學會採取均變論(過去到現在都一樣)、自然主義(現象不是由神造成的)、唯物論(沒有神)等等立場呢?或是說,為什麼主流科學要戴上這樣世界觀的眼鏡呢?

或許我們可以從達爾文的自傳中找到一點點端倪;或許這跟你的想法接近。達爾文在奠定演化論時,之所以選擇「沒有神」[3]這樣的世界觀,不是由於他在生物學上的發現,而是由於情感的因素。他寫道:

「我幾乎無法瞭解為什麼有人會希望基督教所說的為真;因為如果基督教信仰所說為真,那麼聖經不啻是表示所有不信的人—包含我的父親、兄弟,與我幾乎所有的好朋友—都要遭受無止盡的懲罰。這實在是可憎的教義!」[4]

為什麼達爾文要採取演化論等無神的立場?因為若支持創造論,則我們就必須承認有上帝存在—並且間接承認我是被創造的(我不是自己的主宰,上帝才是),我是有罪的(故意不去認識神就是違背神,是得罪祂的事),並且我需要被救贖(我靠自己的能力沒有辦法變得更好)。

為什麼許多人採取無神的立場?尼采 (Frederick Nietzsche) 說得很傳神:「是我們的主觀偏好使我們反對基督教,不是任何的論證。」[5]我們不想要聽到自己不能管理自己的生命,我們不想承認自己無法過得好而需要救贖。就如他人所說,「是人性的驕傲使我們不想承認有神。」

如果你對於創造論與演化論之爭感到興趣,我鼓勵你可以繼續研究下去。但是你必須清楚一件事:證據都是一樣的。你要採取哪一種解釋—是以創造為出發,還是以無神為出發—取決於你的世界觀。論證是其次,但是你必須知道,自己的世界觀是什麼。

達爾文不知道的遺傳學新發現

卡爾∙威蘭博士 (Carl Wieland) 著

達爾文,進化論,演化論,創造論,天擇論,物競天擇,適者生存,遺傳學,基因學

編者按:自從達爾文著名的演化論問世一百多年來,科學又往前推進許多。達爾文觀察自然界的物競天擇現象所發表的適者生存論至今仍屹立不搖。但這個達氏於一百五十多年前發表的學說,某些部分卻和透過現代科學,人們得以更加瞭解的DNA、基因、和遺傳學其實大相逕庭。怎麼說?請看以下文章。

「天擇論」時常又被稱為「適者生存論」,或最近的「適者繁衍論」。許多人因此被混淆,自動將關於天擇論的證據與演化論,也就是「分子變成微生物,微生物又演進成節肢動物、植物、與資源分配者」劃上等號。

天擇論到底是什麼? 其實早在西元一八三五至三七年間,在達爾文廣為人知前,科學家艾德華‧柏立司(Edward Blyth)已經對自然界的天擇現象多有著墨。艾氏是一位化學家與動物學家,他同時支持(上帝的)創造論。達氏極有可能曾經參考過艾氏的論述。天擇論其實並沒有想像中複雜,用常理來思考即可理解。它是說,同種類的生物各自具備某些可遺傳的特徵或特性。假設生物的某特徵或特性,幫助該生物比其他同類更合適生存於所在的環境,則該生物便有很大的機會將所有基因遺傳給下一代。幾代過後,這些特徵或特性便有可能普遍在族群中流傳。生物提高自己繁衍後代之優勢的機會可藉由下述途徑:

  • 增加存活的機率
    物競天擇論正確的定義是:「該生物較為合適生存」,與一般認為等同於身強體壯有很大出入。即是,如果某個生物有較大的生存機會,相對地,牠也擁有較高的繁衍機會,並將基因遺傳給後代。舉例來說,在寒帶地區,長毛髮(基因)有助於動物生存;而白色的毛髮又能使熊類們在白茫茫的大地中有較好的偽裝。偽裝的保護色不止保護熊免於被獵食,同時也幫助牠接近獵物而不被發覺。因此一隻毛色雪白的熊比較不易挨餓,也就有較大的機會繁衍後代、將具有生存優勢的基因傳下去。
  • 增加找伴侶的機會
    在魚類當中,假設母魚的慣性是傾向與長尾巴的公魚交配,則尾巴較長的公魚們平均擁有較多製造下一代的機會。牠們的基因(包括長尾)比較有機會被複製。結果就是各種各樣的長尾魚在族群中越來越普遍。
  • 增加成功繁衍的機率
    以植物為例。某種植物的種子需藉助風力散播。如果植物有一基因能使種子生長成一個較為符合空氣動力學的形狀,這個基因與該形狀特徵便擁有較多優勢。所謂物競天擇的「天擇」即是此意(讓自然環境來選擇)。 相反地,如果該植物生長於一座小島上,飛得太遠的種子會落入海中。在這樣的情況下,使種子長成不易飛太遠的形狀的基因便會較受歡迎。假設小島上的植物同時有兩種基因(飛得遠與飛得不遠的),這一單純的影響會造成一個結果,就是最後小島上飛得遠種子的基因被淘汰,留下飛得不遠種子的基因。小島上該植物族群便只會生育飛得不遠的種子。


適應作用
因此,生物對於自身的生存環境有更佳的適應力。假設某植物族群天生具備各種根莖長度的基因。長期將該植物栽植於天候非常乾燥的地區,結果根莖較長的植物容易存活,因為長根莖可以接觸到地底水床。短根莖的基因因此不容易遺傳給下一代。一段時間之後,該植物將不再有短根莖的基因,而變成「長根莖種類」。該植物成為比它們的先祖更適應乾燥天候的植物了。

花的照片我們要一再地強調,天擇論事實上是一種淘汰掉資訊的過程。 按照定義,天擇的過程是無法創造新生物的。上述例子說明,植物因為淘汰掉一部份基因資訊,是它們的祖先原本擁有的,才得以在乾燥的天候中生存。天擇的過程並沒有使新的基因資訊產生或被加進族群中;長根莖的資訊原本就存在於父輩的族群中。 而適應作用或特殊化要付的代價,往往是某些資訊會在那個生物族群中永遠地失去。如果環境又一次改變,成為只適合短根莖植物生存,短根莖的基因並不會神奇地再次出現在族群中。結果是該植物再也無法適應新的環境了。如果要該植物再重新長出短根莖以適應環境,唯一的方法就是繁衍再生的過程重來一遍,將擁有父母輩那些包括長、短根莖的混雜基因的族群,加入這些失去資訊的族群中。

生物變種的天生限制

因為基因庫無法無限度地失去資訊,因此這種失去資訊的變動過程,自然會有所限止。 我們可以從交配繁殖的技術來看。雖然它是一種人工刻意的選擇,但其原理與天擇是一樣的。以馬為例,人類科技已經可以從野馬中養殖出各式各樣的馬來:有作工用的大馬、迷你小馬,等等。但是這樣的養殖有它的限度,因為我們只能從已經存在的基因中來選擇使用。人類可以養殖出各種白毛、棕毛,等等的馬,但是再怎樣地養殖,也不可能養出綠色的馬,因為綠色毛皮的基因根本就不存在於馬族群中。

繁殖變種馬的限制還有來自變種後的馬已經比它們的上一輩少了許多的資訊。任何具備普通常識的人都知道,小昔德蘭馬不可能養殖出健壯馱馬,因為基因資訊已經不存在了!因此我們可以確知,特化(養殖者代替自然環境,按自己的需要篩選)或適應作用越厲害,基因庫的資訊就越大量地被減少。未來更多的變種改造就越困難。

這些明顯、合乎邏輯的事實使我們清楚看見,天擇論完全不是達爾文所想像的;是一種具創造性、越來越精進、無限制的演化過程。

抱持演化論的理論專家們當然也知道這些。他們知道,他們必須倚賴其他的方式來解釋創造生物所需的新資訊,好合理地闡述演化論。很久很久以前,他們聲稱,這個世界有許多生物。生物沒有肺臟。然後因為某些緣故,生物產生肺臟的資訊出現了。但是這個世界過去並沒有羽毛,之後產生羽毛的資訊自己也出現了!其實最終,天擇的過程並不能創造新生物。它只是一個選擇的過程,從原本已有的資訊當中選擇出所要的。

那關於突變怎麼說?它是否支持演化論?
突變是指一種生物繁衍過程中,基因在複製時沒有規則地、偶發地產生錯誤。既然天擇的過程只能從原有的基因中篩選剔除,演化論的理論支持者們轉而以基因突變為論點,試圖證明生物能夠自行生發出新的基因,然後進行物競天擇。但事實上,突變與演化,這兩者是不同的。許多可信度極高的研究已經顯示,突變過程並沒有使生物產生新的基因資訊。同時,要以基因突變現象來證實演化論,光要在理論上站住腳就已經岌岌可危。德國國家物理科技研究院的 Werner Gitt 博士,同時也是世界首屈一指的資訊科學家,指出,「不論是自然定律、物理作用、或物質的稀有現象,目前任何科學都還無法證明物質能夠自然生發基因。」Gitt 博士的這個結論自從公開發表以來,至今尚無人能提出反證。而即便是那些使得生物更容易生存的基因突變現象,目前仍被視為在過程中是失去了基因資訊,而非製造出讓天擇演化能夠繼續進行的絕對必要的新物質。

註:本篇文章為Carl Wieland博士撰寫,承蒙 www.AnswersInGenesis.org 網站同意使用。有關基因突變的完整文章,請參考 Argument: Some mutations are beneficial

編者的話:基因突變的確有可能為生物帶來新的特徵,例如:細菌對抗生素產生抵抗力。但是,即便是這類型的突變,過程中也沒有產生新的基因。這些為了適應環境的新特徵同樣是經由失去一些基因資訊而來。

過去有某些情況是,基因資訊的數量增加了,但DNA本身卻沒有增加。換言之,生物必須生出新的基因或基因訊息才能產生演化。如此,原本是爬蟲類動物才能長出羽毛。然而,即便生物產生了基因突變,這樣的突變也只是增加生物的DNA數量,而非增加新的基因資訊與功能。

神清楚地告訴我們,祂已經把生物一切所需的賜下。聖經裡創世記第一章說到,花草、植物、與樹木皆各按其類被造。動物也是如此。聖經告訴我們,海裡生物、空中飛鳥、家畜、一切地上爬行的動物、以及野生動物,也都是「各按其類受造」(創世記1章21,24節)。也就是說,各個不同種類的生物是同時一起被創造,而非經過一段緩慢的時間一一出現,更不是從某一種類逐步演化成另一種類。

創世紀裡也記載,人類與動植物不同。 神是按著祂的形象造人(創世紀1章26節)。也就是說,人類與動、植物是不同的「類別」。

神渴望與我們每個人有個人的關係,好使我們可以藉著這樣的關係認識祂。演化論認為,與人類關係最親近的是動物和大自然。但 神造我們,不只使我們可以親近我們生活周遭的環境,同時也可以享受與祂親密的關係。欲知如何開始你與 神個人的關係,請參閱: 如何親自認識耶穌 。

原有

天下萬物生於無?》後續

萬物的起源,起源,原有,自有永有

若「虛空」曾經存在,我們現在依然會是「虛空」。既然某些「事物」(例如:你)是存在的,就說明過去不可能有一段時間是完全「虛空」的。如果「虛空」是事實,你就不可能坐在這裡閱讀這篇文章了,因為「虛空」會讓你的存在不能成立。

因此,「虛空」根本未曾是個事實;所以一定有某個「事物」一直都存在。那會是什麼?我們姑且就稱之為「原有」。假設我們回到最初,這個存在的「原有」會是什麼?「原有」是一個抑或多個?若從現有的事物來推敲,「原有」有哪些特性?

首先,讓我們探討數量的問題。讓我們回想一下那個漆黑一片、又密不透風的大房間。想像房內有十顆網球。從時間的源頭一直到現在,那兒就只有十顆網球。

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若我們等待一年,房內會有什麼?仍然是那十顆網球,對吧?因為房間裡沒有別的力量存在。而我們很清楚,無論多少時間過去了,那十顆普通的網球依然不能產生新的網球;事實上,這十顆網球也不能產生其他任何的物件。

好的,若是六顆網球呢?那會改變這樣的情況嗎?不,當然不會。那一百萬顆網球呢?還是沒有改變。不管數量有多少,房內有的依然是網球。

我們發現數量不是關鍵。若我們回到萬物的起源,「原有」的存在數量到底重要嗎?

讓我們把網球挪開。現在,房內有的是一隻小雞。若我們再等上一年。房內會有什麼東西?還是一隻小雞,對嗎?但如果我們以一隻母雞與一隻公雞開始呢?我們一年後會得到什麼呢?房內會多了一群小雞!

由此可見,若房內有至少兩種能產生第三件「事物」的「東西」,數量就顯得很重要了。母雞+公雞=小雞。話又說回來,若那兩種「東西」沒法產生第三樣「事物」,數量就不重要了。網球+足球=無。

因此,重要的關鍵是事物的本質而非數量。 「原有」的本質是什麼?「原有」有能力產生其他「事物」嗎?

讓我們回到小雞的議題上,以非常精確的角度探討,因為萬物起源本是如此。我們房內有一隻母雞與一隻公雞。它們在房內的不同角落,懸浮在虛空。它們能產出其他小雞嗎?

不能!為什麼?因為房內沒有可運作的環境。房內除了母雞和公雞以外,什麼都沒有。沒有空氣讓雞隻呼吸或飛翔;沒有地面讓它們走動,更沒有維生的條件讓它們繼續生存。它們不能進食、行走、飛翔或呼吸,因為它們所處的環境是完全的虛無。

如此一來,小雞不可能是萬物的起源。雞需要某種環境才可以生存或繁殖。有了那個環境,它們就才能產生其他小雞。而隨著時間的流逝,以及影響牠們生長的環境,牠們很有可能演化成另一種的雞,甚至如同水獺或長頸鹿之類(雖然聽起來似乎荒謬)。

我們的房間沒有可運作的環境。因此,我們所討論的「原有」即便沒有運作環境也必須能存在。「原有」無需空氣、食物抑或水就能存在。那地球上現有的生物都不可能是那個「原有」了。

那麼非生物呢?確實,它們不需要環境就能存在。然而,我們又回到類似網球的困境了—— 非生物是不能產生任何「事物」的。不說十顆網球,就拿一兆的氫分子來討論。房內會發生什麼事?隨著時間過去了,你有的還是一兆的氫分子,沒別的。

既然我們正在討論非生物,我們就試想一下什麼可以讓它們存在。聽過超級加速器嗎?多年前,政府著手試驗創造物體。他們建造了超級加速器,是一個長達數公里的地下隧道。原子在隧道裡以超音速行進,然後撞擊在一起,目的是為了製造出一微小粒子。這全部就為了造成最精微細小的物體。

這說明了什麼?要實現我們那十顆網球的範例絕沒有說的那麼容易。要從虛無中產出一顆網球所需要的能量可是無比驚人的,而我們有的卻只是虛無。房內完完全全什麼都沒有。

由此可見,最初存在的「原有」必須在沒有任何外在因素下就能存在,是徹底地、充分地自給自足的。因為,「原有」在最初時已經是獨自存在的,並且不需要環境就能存活。

第二,「原有」一定有能力製造本身以外的事物。若「原有」沒有這能力,那現今存在的也只有「原有」。然而,現今的「萬有」始於「原有」,因為你就是個例子。

第三,要從虛無中產生「萬有」需要難以置信的力量。因此,「原有」必定備有巨大的力量。若要製造微小粒子就必須利用數公里的通道與最大的能量,那在宇宙中產生物體所需的力量是難以想像了。

讓我們回到我們的房間。假設我們有一顆非常特別的網球在房內。它可以產生其他的網球;也擁有所需的力量與能量。而且,那網球是完全自給自足的,不需要靠任何東西就能存在。因為,惟一存在的就只有它。這惟一的網球是「自有永有」的。

假如這網球產生另一粒網球,以時間而論,哪一顆更偉大呢?答案是第一顆球,因為它是「自有永有」的,原本就存在了。;而第二顆球則是由第一顆球產生、得以存在的。在時間上來說,一顆是暫時存在的,另一顆卻是永恆的。

論及力量呢?哪個球力量更強大呢?也是第一顆。它有能力在虛無中產生第二顆球,也有能力消滅第二顆球。由此可見,第一顆球的力量遠遠超過第二粒。事實上,第二顆球無時無刻必須依靠第一顆球存活。

然而,你可能會說,若第一顆球與第二顆球分享它的一些力量,而且是足以消滅第一顆球所需的力量,那第二顆球不就比第一顆偉大嗎?因為第一顆球已經不存在了,對吧?

這裏有個問題。若第一顆球向第二顆球分享它的力量,那力量依舊是第一顆球的力量。接下來的問題就變成:第一顆球可能以自身的力量摧毀自己嗎?不能。若要使用這力量,第一顆球必須要存在。

再來,第一顆球的力量是無所不能的。不過,要第一顆球停止存在是不可能的。因此,那是行不通的。

第一顆球是不可能被消滅的,因為它原本就不是被產生的。它一直都是存在的,是 「自有永有」的。同樣地,它就是存在的本體,是永恆的生命。若要消滅第一顆球,需要有更大的一股力量存在。但是,沒有任何事物是大過第一顆球的。它不需任何事物就可以存活的。因此,它不能被外在的力量改變。它既無終結,也無起始。它就是它,不能改變,也不能停止存在,因為存在就是它的屬性。從這點上來看,它是萬物都不可及的。

如此看來,「原有」永遠會比它自己產生的「萬有」更偉大。「原有」是自有的;而「萬有」卻須要依賴「原有」才能存在。「萬有」是有需要的,所以會始終低於「原有」;「自有永有」是無須任何依靠的。

「原有」可能產生某方面跟它很類似的「萬有」, 但無論如何,「萬有」在永遠在某方面會不同於「原有」。「原有」一直獨立地存在;自有永有的「原有」就時間與力量上而言,始終是最偉大的。因此,「自有永有」絕不能產生與它自己完全同等的被造物。

想要探索更多有關文章中所提到這永恆的「原有」嗎?請繼續閱讀《誰?》
………………………………………………………………………………………………………………………………………….

天下萬物生於無?

一趟思索時間、宇宙萬物起源與智慧型設計的旅程……

萬物起源,宇宙起源,智慧型設計,虛空,原有

你是否思考過萬物的起源?也許你會問:「那是什麼意思?」我的意思是那最初就出現的,亦或時間上最早存在的。你可曾為這個問題絞盡腦汁?

「等等!」你會猜測說:「可能起初根本什麼也沒有?可能億億萬萬年前,什麼都沒有?」這是值得思考的一個理論。那讓我們來推測一下……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