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是上帝把我造成同性戀的嗎?

我從來沒有計畫要成為一個女同志。那麼到底我是怎麼走到這個地步的呢?

克莉絲汀∙斯寧格 (Christine Sneeringer) 著

同性戀,同志,女同志,女同性戀,同性戀傾向

「你難道不知道金是同性戀?」

我的朋友告訴我這件事時,我很震驚,因為我一點頭緒都沒有。金和我都是運動員,我們有許多共同點。我們認識後便成為很好的朋友。當金告訴我,她想有比友誼更進一步的關係時,我很單純地以為她指的是我們會以前更親近。

我朋友的話在我心中投下了巨彈。

首先,我感到的是困惑。對於金對我有這種的喜歡,我感到難受。但後來我想,只要兩人相愛是不會錯的。而我和金肯定是彼此相愛的。我從自我抑制中出來後,很快地我和金便開始有了性關係。我15歲,她17歲。能有一個人這麼深切地關心你,真的很令人興奮。白天我們在學校膩在一起,晚上通電話。如果要和其他朋友約時間,我們總是彼此先溝通協調。

幾個月後,金拒絕了許多其他省份的大學獎學金的機會,而留在我們鎮上。因為她不想離開我,我們不能忍受彼此分離。我們緊緊地與對方相連。

我從未想過自己是同性戀,但怎會是這樣的一種結局呢?

我小時候,就認知到當女孩子不是件好事。我那個酒鬼爸爸脾氣很不好,在家中常打媽媽。我知道女性是弱者。我看著我哥哥,期待自己能像他。

我喜歡運動過於洋娃娃。我在網球場裡長大,六歲開始參加比賽,然後10歲打少棒聯盟也和鄰居孩子踢足球。

因為我像男孩一樣強壯和堅強,所以也被人當做男孩看待。「像男孩的女孩」不足以形容我,我走路像男孩,穿著像男孩,說話像男孩,甚至像男孩一樣吐口水。大人都把我當男孩對待,叫我「兒子」或「年輕人」。

我討厭我的名字-克莉斯汀,太女性化了。我叫別人叫我「克利斯」,男女都適用。

結束一段蕾絲邊戀情
我和金的戀情持續了一年半直到媽媽發現我寫給金的情書。

「你想向我解釋一下這個嗎?」媽媽問。並且把一張卡片丟在飯桌上。

我繼續在可怕的安靜中吃飯。 媽媽打開卡片,大聲地讀出我在卡片中寫的字:「親愛的金寶,我真開心你在我的生命中,是你使生活變的有價值。我想餘生的時時刻刻都和你生活在一起,因為我愛你超過一切事物。真是迫不及待長大和你結婚。」

媽媽要求我和金分手。她找了金的媽媽來聯手迫使我們分手。最終她們成功了。

我和金分手後,開始和男孩有性關係,好測試我自己到底是不是同性戀。結果每一次給我的感覺是都是被利用和羞辱感,他們並不真正關心我,要的只是性而已。

結果,我發現我還是比較喜歡女性,這對我更自在。大學時,我和蘇相戀了。蘇大我七歲。她先生在外工作時間很長,蘇必須向外來尋求感情的需要,而我正好在那裡滿足她的需求。

蘇定期上教會,她覺得很有罪惡感。因為她認為同性戀是罪,覺得自己在婚姻中不忠。當我們在一起時,他們離婚了。我也因為自己成為他們婚姻中的殺手而有罪惡感。但一年半之久我們仍保持戀人的關係。

在還是同性戀時仍被接納
有一天我告訴蘇我想加入教會的足球隊。我參加教會足球隊大約有三季,有件事觸動了我的心。我被隊員彼此相愛以及對我的愛所深深吸引。我指的不是愛情,而是正當又純潔的愛。

我的隊員們知道我是同性戀,卻沒有對我有所異樣,後來我發現他們一直為我禱告。

我想經歷他們所有的,所以我開始參加教會。我作夢都想不到,在我做了這麼多壞事後,神仍然愛我。不過我很高興知道我過去的想法是錯的。神真的愛我,是完全地,毫無保留地。我無法拒絕這樣的愛,所以我成了基督徒也將生命交給主。他赦免我的罪,並抹去了我的過犯紀錄。

很快地,我和蘇分手了,但我仍然有同性戀的欲求。我不知道神是否真的將我從同性戀的生活型態中拯救出來了。我也對上帝生氣,因為我認為是祂把我造成同性戀的。我並不了解,不是神使我成為同性戀,而是我自己。慢慢地,我終於理解到我曾下意識選擇成為同性戀。因為我試圖保護自己不要再受男性進一步的傷害。我也相信我是從別的女性的膀彎中尋找母愛。

開始走出同性戀的生活模式
在我成為基督徒後不久,我就收聽到收音機裡扣應的節目。在節目中有個叫席羅傑的男人似乎理解我所面對的掙扎,他以前也是個同性戀,現在則是幫助人脫離同性戀生活型態的一間國際機構【走出埃及】的會長。他提到在離我家不遠的奧蘭多有一個營會。我決定去參加。

這個研討會改變了我的生活模式。席老師分享他自己如何勝過同性戀的一生,聽後我充滿盼望-我相信我也可以。

我在天波找到【走出埃及】的事工。我加入每週的支持小組,也開始更多參與教會並結交新朋友。然而我自己還是很男性化,對自己以一個女孩的身分與人交往總感到不自在。但甚至連這也開始改變了。

打從我被性侵以來,第一次我希望自己能像別的女孩一樣地吸引人。過去我是男孩中的一份子,現在我則是女孩中的一份子。我想變的更女性化,但我不知該如何做。

同年,我參加了聖安東尼奧【走出埃及】的營會。在那裡我參與了一場化妝研討會。當我化完妝走回房間時,我覺得上帝好像對我說,「你知道你嫉妒教會中的女孩是因為他們很美。其實你也是,你也很美,就像他們一樣。」

在震驚中,我任由兩頰上的淚水滴落,並繼續走回房間。我的室友正在為晚上的晚會熨他的晚禮服。當我走進房間,他看著我,困惑地說:「你看來很棒,但你為什麼哭呢?」

當我回到天波的教會,我請朋友叫我「克莉斯汀」。我要人知道我是女孩。一些幫助我理解當女孩並不壞的敬虔成熟的姊妹和我定期會面。我知道做一個女孩也同樣會面對我所面對安全感的問題。我其實比自己過去想像的更像他們。

我對男孩也有不同的認識。那些對我感興趣的男孩也可以成為真實的朋友,而非只有性。我第一次以一個女孩的身分覺得有安全感。漸漸地,我對這個新的角色越來越覺得自在。

醫治的關鍵是與同性建立健康的關係。當我如此做時,我對女性原有的「性」欲求消失了。我也接受一位諮商的協助幫助我處理過去的性侵害和家庭問題。同時我也持續參與教會和【走出埃及】事工。

在上帝和關心我的人的支持下,我走出了蕾絲邊生活。同性戀,不再是我生命中的幽暗面。

編輯的話
異性戀還是同性戀
每個人都一樣擁有從心裡而來的一些渴求:

  1. 我想有個人可以永遠和我在一起
  2. 我想能無條件地被愛
  3. 我想有親密感,而且彼此真實地認識對方
  4. 我希望與某人分享我的生命…不需要用面具隱藏自己。
  5. 我希望以我的本相被接納。

被這樣愛和接納是人性基本的需求。我們都在尋找可以這樣愛我們的人。有人可以在朋友或同伴中找到。但沒有人能如此完美地愛我們…像神一樣。或者曾有人告訴你,神對你生氣或祂會像其他人一樣拒絕你-這不是上帝說的。祂渴望和你建立關係。當你來到祂的面前,祂應許你:「我總不撇下你,也不丟棄你。」他公然地說:「我以永遠地愛來愛你,我以慈愛吸引你。」

你可以確定上帝對你的愛。耶穌說:「我愛你們,正如父愛我一樣;你們要常在我的愛裡。 你們若遵守我的命令,就常在我的愛裡,正如我遵守了我父的命令,常在他的愛裡」。「常在我的愛裡」意思就是活在「認知神對你的愛」中。在他裡面安息。認識祂。

當我們開始對神對我們的愛有信心時,我們就不再那麼地貪求無厭,在情感上也不再那麼地彼此依賴。當我們認知神如此愛我們,我們就越能更無私、純潔地去愛別人。但重點不是在更善於愛人。重點是在一個真實,經歷的層次上我們都需要知道神對我們個人的愛。祂創造我們,是要來認識祂的愛。

或許你正在想,「嗯,那很好。不過看看我一生所做的事,我可不確定上帝是否想以他的愛來澆灌我。」是的,他愛我們的本相,不論我們做了什麼。我們來從聖經看看他奇妙的宣告。

上帝透過這個來向我們表明祂對我們的愛:「惟有基督在我們還作罪人的時候為我們死,神的愛就在此向我們顯明了。」耶穌說「人為朋友捨命,人的愛心沒有比這個大的」。「不是我們愛神,乃是神愛我們,差他的兒子為我們的罪作了挽回祭,這就是愛了。」

這就是他的看法。他的愛驅使他來解決我們與罪之間的問題。一旦我們開始了與上帝的關係,他就進入我們的生命,潔淨我們的罪,並漸漸地改變我們的心思意念,使我們越來越像創造我們的主。

你是否希望能經歷這種與神親近的關係,認識祂的愛,並隨著更認識祂,看到祂在你生命中工作,帶來醫治和更新的盼望?請現在就點擊這裡,踏上建立你與基督的關係的第一步。

*克莉絲汀∙斯寧格所隸屬的”Worthy Creations”【走出埃及】是一間專門幫助同性戀者的基督教福音機構。想要更多瞭解請至台灣走出埃及網站

面對我的同性戀情結

詹姆士∙派克 (James Parker) 著

我是同性戀嗎,同性戀,同志,男同志,男同性戀,性傾向

我還記得高一時,有一天從高中放學回來,走進門向媽媽打招呼,正準備抓一些多利多茲時,我注意到她正在看的脫口秀。主持人大喊「今天,讓我們去見見那些一直都曉得自己是同性戀的同志們吧!」 我大口咬著我的薯片,假裝自己對這個題目不感興趣,但事實剛好相反。

從我有記憶以來,我就喜歡看男性的身體。當然,我有一些女性朋友,我也喜歡跟他們調情,但是我更喜歡體育課後的洗澡時間。

我是同性戀嗎
當我看著那個脫口秀,我不敢相信自己的心思竟然開始往那裡游移了。「我是同性戀嗎?」「我想也許我一直都是個同性戀……」於是掙扎開始了。

接下來的八年,我與幾百個和我個人性傾向有關的問題不斷地角力著。當我讀大學時,一個禮拜我會看四到五次的同性戀A片。我經常會回想到自己五歲時,和鄰居死黨布萊恩在堡壘內進行性趴踢。也會想起中學時,我的朋友泰勒到我家過夜,起床時他撫摸我的感覺,而我喜歡這種感覺。

就在大學這種探索性的經驗開始的同時,我內心裡也不斷地拉扯著。是的,我知道,我父母和全世界都告訴我『同性戀是罪』。我聽到的訊息,很清楚也很大聲。所以我決定永遠都不會告訴別人我內心中的掙扎,我會壓抑它們,不會讓別人知道。但在大學裡待得越久,這種壓抑的方法就越不管用。我變得更孤單,更難受,更沮喪。我發現朋友越來越少,關係也變得沒有意義,我想要的是有人能無條件地愛我。

性的十字路口
我一生中最慘的日子是2002年11月11日。一個叫麥可的舊識要我到他家喝杯啤酒。從一杯喝到七杯,然後我和麥可發生了性關係。凌晨2:34起床時,我意識到自己睡在一張幾乎是陌生人的床上。那時,我有難以言喻的污穢的罪惡感,就像自己是世上最骯髒的人。我想死,甚至認真地考慮過要去這麼做。

我開車回家,鑽進宿舍的床,關上門哭了整整兩天。走到自己人生的盡頭,我不知道該轉向誰。於是,我打電話給我以前的牧師陶德。我不知道自己為何會想打給他,我想,也許他至少願意傾聽。

我向他細數我的生活。「陶德,我想我是個同性戀。我能告訴你,在我裡面發生的一些事嗎?」於是,我掀開戴了21年的面具。聽了我將近1個半小時的傾訴以後,他先是沉默了很長一段時間,然後說話了。「來了」我想「他要告訴我,我是個罪人。而他是對的」。

陶德清了清嗓子說:「哦,詹姆士,我非常非常抱歉。」

「什麼?為什麼抱歉?」陶德繼續說:「我非常非常抱歉這些年來你得獨自承受這些」。

新希望
他沒有論斷我,沒有定我的罪,他只是愛我。這是我從來沒料到過的。陶德告訴我「我會委身來協助你。我要你知道無論怎樣,你是被愛的,我永遠會在這裡。」陶德是認真的。我可以從他溫暖的語氣中知道他說的是真的。在我們掛上電話前,陶德說「詹姆士,當我想到你的生活時,我想到一個詞-希望。」希望?你在開玩笑吧?!難道他不知道我過去做的事?

接下來兩週,陶德每天和我談話。他告訴我有關愛、饒恕、真理和恩典。我以前在教會裡已經聽過很多。但這次,這些屬靈的東西聽起來意義完全不同。

我開始認識到,上帝並不是一個古板,坐在搖椅上的上帝,而是一位可以貼近個人的神。他不會被我的掙扎嚇到並且他真的理解我所經歷的。陶德把馬太福音第四章指給我看「耶穌受魔鬼的各樣試探」你說耶穌了解這些所面對的試探還有傷害……甚至同性戀的事?

「詹姆士,你真的認為上帝會因為你曾經做過的事而大吃一驚嗎?」陶德問。陶德繼續「正因你的罪,耶穌才會來到世上為我們受死。難道你以為基督為所有的罪死,除了同性戀?」是的,我是這樣想。我壓抑隱藏我的整個人生,甚至以為神也不知道我的『秘密』生活。也許,我的生命真的還有希望?

陶德向我展現了對神的一些新觀點-這與我過去的假設截然不同。他從聖經中指出上帝是怎樣一位神,而老實說,我發現過去我完全誤解祂了。祂不是一位像這個世界一樣拒絕我,喜歡發脾氣的上帝;他是有恩典有憐憫的神,不輕易發怒,有豐盛的慈愛的。

就在我們那些談話的過程當中,我發現自己逐漸被基督所吸引。他並非那位嚴苛充滿要求的上帝,他在聖經中彰顯他是可親近的主。不只如此,上帝並非一位被動的旁觀者。耶穌期待和我-一個同性戀者-建立關係。耶穌說:凡勞苦背負重擔的人可以到我這裡來,我就使你們得安息。我心裡柔和謙卑,你們當負我的軛,學我的樣式;這樣,你們心裡就必得享安息。 因為我的軛是容易的,我的擔子是輕的。"我知道基督想與我建立關係。於是我回應基督,求他赦免我所有的罪,幫助我成為他希望我成為的樣式。

當我禱告時,並沒有火花發生,但祂真的開始改變裡面的我。接下來的兩年,基督與我一同經歷了我心靈的醫治。終於我不再孤單,而是充滿盼望。

神教導我,有關我是誰,我第一次經歷到內在的潔淨,幫助我從孩童時期被性侵的經驗中得醫治。神親自滿足我對愛的需求,也讓我和其他人建立起我以往夢寐以求的真實友誼,他使我成為一個全新的人。我可以繼續不斷地和你分享基督怎樣地改變了我,但更重要的是,我終於可以和那位永不離開我,並永遠無條件愛我的神建立一份永恆的關係。

基督透過住在我心裡並且藉由我活出他的生命來幫助我,終於,我做了決定,離開了我的同性戀生活模式。但這並不是一夜之間就發生的奇蹟。而現在,我已經結婚7個月了,我和我太太所經歷到的親密感遠遠超過我與同性戀者的關係。我不會拿這世界上任何事物來交換我與她的關係。

我也跟五個弟兄有很棒的友誼,我們可以瘋在一起。

在過去幾年,我遇到一些在同性戀中掙扎的大學生,我都告訴他們「你不需要在來到耶穌之前先把一切都清乾淨。」如果這個世界,你的家人,教會,政客或其他人拒絕你,記得耶穌在世的時候,可是處理「拒絕往來戶」的專家呢。請聽他對你的邀請:「凡勞苦擔重擔的人,可以到我這裡來……」

一個真正的愛的關係
相信耶穌。接受祂,你將會知道你夢寐以求的愛的關係是怎樣的。有些人會問:「但為什麼神是可靠的盼望?他真的能給我盼望嗎」聖經大聲地給的答案是「絕對可以」。以下就是三個聖經中的例子,看神如何影響他們的生命。

撒拉
她是一個沒有盼望的女人。她沒有兒女- 這在當時的文化中是極大的羞辱記號。她丈夫的家族會絕後,而這全是她的錯。更糟的是… 雖然上帝應許要給她一個孩子,但她等不及。與其耐心等候神,她開始掌控,她讓丈夫與他們的使女同寢,好讓自己當代母。每況愈下的是,當上帝以恩慈向她顯現,應許要給他一個親身兒子時,她卻嘲笑上帝。儘管如此,上帝還是實現他的應許。他給撒拉一個名為「以撒」的孩子,他也是耶穌基督的祖先。神給無望之人希望。(撒拉的故事請讀創世記11-25章)

大衛
殺人犯、淫賊、懦夫、叛徒、騙子。所有的「標籤」都適用於大衛,而且是毫無疑問地適用。大衛的生活,即使在現代社會,都比大多數的肥皂劇還糟。然而上帝稱大衛是「合神心意的人」為何?只因大衛單單來到上帝面前說:「神啊, 求 你按你的慈愛憐恤我!按你豐盛的慈悲抹去我的過犯!求你我的罪孽洗除淨盡 , 並潔除我的罪!因為,我知道我的過犯;我的罪常在我面前。我向你犯罪 , 惟獨得罪了你;在你眼前行了這惡,以致你責備我的時候顯為公義, 判斷我的時候顯為清正。」而神也回應了他,將盼望賞賜給那無望的生命。

保羅
帶著唯一的人生目摽-殺死一切不跟隨他宗教的人。他強進入人們的家裡,將他們下到監裡。以特有的權柄,他坐看執行死刑,看著別人用石頭打死罪犯。但耶穌對保羅說話,將他的人生徹底翻轉過來。當保羅再形容自己以往的生活時,他說那時的自己是生活在那些「沒有神,在今生沒有指望」的人之中。他又繼續說到:「我們從前也都在他們中間,放縱肉體的私慾,隨著肉體和心中所喜好的去行,本為可怒之子,和別人一樣。然而,神既有豐富的憐憫,因他愛我們的大愛, 當我們死在過犯中的時候,便叫我們與基督一同活過來。你們得救是本乎恩典。你們從前遠離 神的人,如今卻在基督耶穌裡,靠著他的血,已經得親近了。」

和我們一樣,神也有一份紀載。但和我們不同的是,神的記載是出人意外的前後一致的。當我們把聖經從頭到尾地讀完時,我們會得到一個結論:神是把希望帶給無望之人的專家。神給我們的盼望不至於落空;因為上帝藉著他賜給我們的聖靈,已把他的愛澆灌在我們心裏。如果你想知道如何與神建立關係,請看《親自認識耶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