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上帝把我造成同性恋的吗?

我从来没有计画要成为一个女同志。那么到底我是怎么走到这个地步的呢?

克莉丝汀∙斯宁格 (Christine Sneeringer) 著

同性恋,同志,女同志,女同性恋,同性恋倾向

“你难道不知道金是同性恋?”

我的朋友告诉我这件事时,我很震惊,因为我一点头绪都没有。金和我都是运动员,我们有许多共同点。我们认识后便成为很好的朋友。当金告诉我,她想有比友谊更进一步的关系时,我很单纯地以为她指的是我们会以前更亲近。

我朋友的话在我心中投下了巨弹。

首先,我感到的是困惑。对于金对我有这种的喜欢,我感到难受。但后来我想,只要两人相爱是不会错的。而我和金肯定是彼此相爱的。我从自我抑制中出来后,很快地我和金便开始有了性关系。我15岁,她17岁。能有一个人这么深切地关心你,真的很令人兴奋。白天我们在学校腻在一起,晚上通电话。如果要和其他朋友约时间,我们总是彼此先沟通协调。

几个月后,金拒绝了许多其他省份的大学奖学金的机会,而留在我们镇上。因为她不想离开我,我们不能忍受彼此分离。我们紧紧地与对方相连。

我从未想过自己是同性恋,但怎会是这样的一种结局呢?

我小时候,就认知到当女孩子不是件好事。我那个酒鬼爸爸脾气很不好,在家中常打妈妈。我知道女性是弱者。我看着我哥哥,期待自己能像他。

我喜欢运动过于洋娃娃。我在网球场里长大,六岁开始参加比赛,然后10岁打少棒联盟也和邻居孩子踢足球。

因为我像男孩一样强壮和坚强,所以也被人当做男孩看待。“像男孩的女孩”不足以形容我,我走路像男孩,穿着像男孩,说话像男孩,甚至像男孩一样吐口水。大人都把我当男孩对待,叫我“儿子”或“年轻人”。

我讨厌我的名字-克莉斯汀,太女性化了。我叫别人叫我“克利斯”,男女都适用。

结束一段蕾丝边恋情
我和金的恋情持续了一年半直到妈妈发现我写给金的情书。

“你想向我解释一下这个吗?”妈妈问。并且把一张卡片丢在饭桌上。

我继续在可怕的安静中吃饭。 妈妈打开卡片,大声地读出我在卡片中写的字:“亲爱的金宝,我真开心你在我的生命中,是你使生活变的有价值。我想余生的时时刻刻都和你生活在一起,因为我爱你超过一切事物。真是迫不及待长大和你结婚。”

妈妈要求我和金分手。她找了金的妈妈来联手迫使我们分手。最终她们成功了。

我和金分手后,开始和男孩有性关系,好测试我自己到底是不是同性恋。结果每一次给我的感觉是都是被利用和羞辱感,他们并不真正关心我,要的只是性而已。

结果,我发现我还是比较喜欢女性,这对我更自在。大学时,我和苏相恋了。苏大我七岁。她先生在外工作时间很长,苏必须向外来寻求感情的需要,而我正好在那里满足她的需求。

苏定期上教会,她觉得很有罪恶感。因为她认为同性恋是罪,觉得自己在婚姻中不忠。当我们在一起时,他们离婚了。我也因为自己成为他们婚姻中的杀手而有罪恶感。但一年半之久我们仍保持恋人的关系。

分享这篇文章
4 回复
  1. WK
    WK says:

    非同性恋者也会遇到觉得被利用的问题,跟他一样。所以非关同性恋与否,纯属人格问题。

    • annyuying
      annyuying says:

      确实是如此。我想,作者并没有认为那是同性恋者的问题,那只是她分享个人生命转变的故事的一个环节罢了。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