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上帝把我造成同性戀的嗎?

在還是同性戀時仍被接納
有一天我告訴蘇我想加入教會的足球隊。我參加教會足球隊大約有三季,有件事觸動了我的心。我被隊員彼此相愛以及對我的愛所深深吸引。我指的不是愛情,而是正當又純潔的愛。

我的隊員們知道我是同性戀,卻沒有對我有所異樣,後來我發現他們一直為我禱告。

我想經歷他們所有的,所以我開始參加教會。我作夢都想不到,在我做了這麼多壞事後,神仍然愛我。不過我很高興知道我過去的想法是錯的。神真的愛我,是完全地,毫無保留地。我無法拒絕這樣的愛,所以我成了基督徒也將生命交給主。他赦免我的罪,並抹去了我的過犯紀錄。

很快地,我和蘇分手了,但我仍然有同性戀的欲求。我不知道神是否真的將我從同性戀的生活型態中拯救出來了。我也對上帝生氣,因為我認為是祂把我造成同性戀的。我並不了解,不是神使我成為同性戀,而是我自己。慢慢地,我終於理解到我曾下意識選擇成為同性戀。因為我試圖保護自己不要再受男性進一步的傷害。我也相信我是從別的女性的膀彎中尋找母愛。

開始走出同性戀的生活模式
在我成為基督徒後不久,我就收聽到收音機裡扣應的節目。在節目中有個叫席羅傑的男人似乎理解我所面對的掙扎,他以前也是個同性戀,現在則是幫助人脫離同性戀生活型態的一間國際機構【走出埃及】的會長。他提到在離我家不遠的奧蘭多有一個營會。我決定去參加。

這個研討會改變了我的生活模式。席老師分享他自己如何勝過同性戀的一生,聽後我充滿盼望-我相信我也可以。

我在天波找到【走出埃及】的事工。我加入每週的支持小組,也開始更多參與教會並結交新朋友。然而我自己還是很男性化,對自己以一個女孩的身分與人交往總感到不自在。但甚至連這也開始改變了。

打從我被性侵以來,第一次我希望自己能像別的女孩一樣地吸引人。過去我是男孩中的一份子,現在我則是女孩中的一份子。我想變的更女性化,但我不知該如何做。

同年,我參加了聖安東尼奧【走出埃及】的營會。在那裡我參與了一場化妝研討會。當我化完妝走回房間時,我覺得上帝好像對我說,「你知道你嫉妒教會中的女孩是因為他們很美。其實你也是,你也很美,就像他們一樣。」

在震驚中,我任由兩頰上的淚水滴落,並繼續走回房間。我的室友正在為晚上的晚會熨他的晚禮服。當我走進房間,他看著我,困惑地說:「你看來很棒,但你為什麼哭呢?」

當我回到天波的教會,我請朋友叫我「克莉斯汀」。我要人知道我是女孩。一些幫助我理解當女孩並不壞的敬虔成熟的姊妹和我定期會面。我知道做一個女孩也同樣會面對我所面對安全感的問題。我其實比自己過去想像的更像他們。

我對男孩也有不同的認識。那些對我感興趣的男孩也可以成為真實的朋友,而非只有性。我第一次以一個女孩的身分覺得有安全感。漸漸地,我對這個新的角色越來越覺得自在。

醫治的關鍵是與同性建立健康的關係。當我如此做時,我對女性原有的「性」欲求消失了。我也接受一位諮商的協助幫助我處理過去的性侵害和家庭問題。同時我也持續參與教會和【走出埃及】事工。

在上帝和關心我的人的支持下,我走出了蕾絲邊生活。同性戀,不再是我生命中的幽暗面。

分享這篇文章
4 回復
  1. WK says:

    非同性戀者也會遇到覺得被利用的問題,跟他一樣。所以非關同性戀與否,純屬人格問題。

    • annyuying says:

      確實是如此。我想,作者並沒有認為那是同性戀者的問題,那只是她分享個人生命轉變的故事的一個環節罷了。

評論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