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上帝把我造成同性戀的嗎?

我從來沒有計畫要成為一個女同志。那麼到底我是怎麼走到這個地步的呢?

克莉絲汀∙斯寧格 (Christine Sneeringer) 著

同性戀,同志,女同志,女同性戀,同性戀傾向

「你難道不知道金是同性戀?」

我的朋友告訴我這件事時,我很震驚,因為我一點頭緒都沒有。金和我都是運動員,我們有許多共同點。我們認識後便成為很好的朋友。當金告訴我,她想有比友誼更進一步的關係時,我很單純地以為她指的是我們會以前更親近。

我朋友的話在我心中投下了巨彈。

首先,我感到的是困惑。對於金對我有這種的喜歡,我感到難受。但後來我想,只要兩人相愛是不會錯的。而我和金肯定是彼此相愛的。我從自我抑制中出來後,很快地我和金便開始有了性關係。我15歲,她17歲。能有一個人這麼深切地關心你,真的很令人興奮。白天我們在學校膩在一起,晚上通電話。如果要和其他朋友約時間,我們總是彼此先溝通協調。

幾個月後,金拒絕了許多其他省份的大學獎學金的機會,而留在我們鎮上。因為她不想離開我,我們不能忍受彼此分離。我們緊緊地與對方相連。

我從未想過自己是同性戀,但怎會是這樣的一種結局呢?

我小時候,就認知到當女孩子不是件好事。我那個酒鬼爸爸脾氣很不好,在家中常打媽媽。我知道女性是弱者。我看著我哥哥,期待自己能像他。

我喜歡運動過於洋娃娃。我在網球場裡長大,六歲開始參加比賽,然後10歲打少棒聯盟也和鄰居孩子踢足球。

因為我像男孩一樣強壯和堅強,所以也被人當做男孩看待。「像男孩的女孩」不足以形容我,我走路像男孩,穿著像男孩,說話像男孩,甚至像男孩一樣吐口水。大人都把我當男孩對待,叫我「兒子」或「年輕人」。

我討厭我的名字-克莉斯汀,太女性化了。我叫別人叫我「克利斯」,男女都適用。

結束一段蕾絲邊戀情
我和金的戀情持續了一年半直到媽媽發現我寫給金的情書。

「你想向我解釋一下這個嗎?」媽媽問。並且把一張卡片丟在飯桌上。

我繼續在可怕的安靜中吃飯。 媽媽打開卡片,大聲地讀出我在卡片中寫的字:「親愛的金寶,我真開心你在我的生命中,是你使生活變的有價值。我想餘生的時時刻刻都和你生活在一起,因為我愛你超過一切事物。真是迫不及待長大和你結婚。」

媽媽要求我和金分手。她找了金的媽媽來聯手迫使我們分手。最終她們成功了。

我和金分手後,開始和男孩有性關係,好測試我自己到底是不是同性戀。結果每一次給我的感覺是都是被利用和羞辱感,他們並不真正關心我,要的只是性而已。

結果,我發現我還是比較喜歡女性,這對我更自在。大學時,我和蘇相戀了。蘇大我七歲。她先生在外工作時間很長,蘇必須向外來尋求感情的需要,而我正好在那裡滿足她的需求。

蘇定期上教會,她覺得很有罪惡感。因為她認為同性戀是罪,覺得自己在婚姻中不忠。當我們在一起時,他們離婚了。我也因為自己成為他們婚姻中的殺手而有罪惡感。但一年半之久我們仍保持戀人的關係。

4 回復
  1. WK
    WK says:

    非同性戀者也會遇到覺得被利用的問題,跟他一樣。所以非關同性戀與否,純屬人格問題。

    回覆

發表評論

Want to join the discussion?
Feel free to contribute!

發表回應